【妻子和别人的淫乱】【完】 - 全国最大成人色情网   本地演示   点击:加载中

    我经常带老婆到一些会邀请现场女观眾上台跳舞的夜店玩。很喜欢在台下看那些辣妹上台跳一些挑逗的舞蹈。有些玩的比较兇的,还有主持人或舞男之类的在台上,引导或直接动手将那些女孩子的衣服脱到只剩一条小裤裤。甚至于脱的光光的,然后再做出一些极挑逗的动作。

    我老婆也十分喜欢看这类表演,而且一直觉得台上那些女生还真敢,不知她们怎么办得到,其实我心里面也很希望老婆有机会能上台玩一玩,毕竟坐在台下看别的女生,和看自己老婆被凌辱是不一样的视觉刺激。但每次主持人邀请她上台玩时她又不愿意,我也一直鼓励她上台去玩一下。

    那天晚上我们去了一家以前没去过的店,所以也不太清楚玩的尺度有多疯。进去的时候,台上正有一个少女和舞男在跳舞。舞男身上只有一条鼓得老高的丁字裤。我们才刚坐下来,音乐刚快要结束。那少女的衣服还算完整,上身还戴著半透明的胸罩,下身露出那粉红色的小裤裤,那上衣和短裙已掉在台上的一个角落。音乐结束后,她整理了一下她的胸罩,弯腰捡起掉在台边的上衣和短裙,带著胀红的笑脸往台下走。

    然后灯光一暗,一盏射灯来回扫射,最后停在我老婆身上。台上主持人向她伸出手,便要邀请她上台。她胀红著脸,眼睛看著我像是在问我意见,也像向我求援。台下已经发出热烈的掌声,催促她上台。我也连哄带骗的说:「上去玩玩吧!刚才那个女的也不是十分过份,出来玩要玩得高兴才是。」

    她说:「稍微接触点到为止,太惹火的动作我可不愿去做。你要看顾著我哦!」

    我连声说:「好啦!好啦!我知道喇!我会看著你的!」老婆已到了台上。我当然会看著她喇,那么难得的机会,我怎会轻易错过!我还恨不得手上有一台摄录机呢!

    我老婆一上台,强劲的音乐便响起来。一开始舞男很温柔的带她跳舞,好让我老婆能够放鬆心情。慢慢的舞男就将老婆的双手放在他胸前滑动。跟著他从后紧拥著她的腰,下身一挺一挺的,把他肿肿的襠裤o股沟上摩擦。

    这时老婆整个脸都胀红了起来,但我看的出来她内心其实是挺兴奋的。我老婆今天穿的是无吊带胸罩,外罩一件在腰间打结的白色衬衫露出一截肚皮,下身是一条超短裙。看起来十分性感迷人。

    这时舞男看出老婆已慢慢的进入状况。在挺动的同时,那舞男的一双手已很技巧的解开她衬衫腰间的结。我老婆在一个转身的动作时,来一个金蝉退壳,那白色衬衫已拿在舞男的手上。我也没想我老婆会来这一手。不知情的还以为是预先彩排过的。

    这时的情景令我十分兴奋,裤襠里都肿了起来。看著老婆在公开场合,一百多双眼睛下与别的男人亲密的在跳舞。虽然只脱了上衣,和穿泳装没有多大分别,但已经让我十分的亢奋。那天老婆穿的胸罩是白色的料子,虽然不是很透明,但经过一轮热舞和股沟上的摩擦,那两颗小奶头已经非常明显的凸了起来,完全的显现在眾人视线之下。我在台下也感觉得到所有观眾的狂热,眼珠子好像都快要掉出来了,这让我的虚荣心不自觉的膨胀,随著若有似无的喘息声,我那美丽的老婆都不知脸颊有多红,像火烧起来一般。

    台上的她,上身只有一抹胸罩,胸脯压在那舞男身上,不停的摆动著她圆滚滚的屁股。舞男的双手已经摸到短裙后面拉鍊的位置。不用一秒鐘,那短裙便落在地上,围成一圈的捲在她脚踝旁边。还好她今天穿的不是透明的或是丁字裤,只是有一点点低腰。细心的看的话可以看到一两根捲捲的毛毛从旁边露了出来。

    老婆整个脸都胀红了起来,但我看的出来她内心其实是兴奋的。可能她觉得之前的那个女生也是脱剩胸罩和内裤,所以她也没想什么,提脚便踏出那地上的一圈短裙。顺脚一踢,便将那短裙踼到台边。台上的她全身上下只剩下胸罩和一条小小的低腰内裤,双脚踩著一双高跟鞋。台下观眾更是不停的鼓掌她双手隔著胸罩,一手一边的在搓揉著她的胸脯。双腿胯在那舞男的一条腿上,用她的小蜜穴隔著内裤摩擦著他的大腿。有时还真的不理解女人的心理,上台前还说什么太惹火的动作不愿意做。现在她这样子的舞姿还真可能擦出火呢!

    那舞男的右手围著她的后背以保持她的平衡。也看不出他手上有什么动作,忽然间她胸罩的背扣绷了开来。事出突然,我老婆在胸脯搓揉著的双手立即紧按住她的一双乳房。眼神往我身上一瞟,像是在发出求救讯号,但难得有这样的机会,我又怎会就此轻易放过,我轻轻点了点头示意她没关係。

    这时音乐骤然停止,换上了一轮鼓声,有点儿像魔术表演一样。那舞男在我老婆耳边说了一些话,然后一手拉著她的胸罩,用力一扯,便将她的胸罩扯了下来。我老婆双手还是按在她的乳房上面。虽然是一点不露,但台下已响起一片热烈的掌声。

    事后她告诉我当时那舞男是对她保证不会在没经过她同意前让她露点,她才会让他扯掉她的胸罩。实际上她到现在为止还是没有露过一点。

    现场正如我之前说的,好像变成魔术表演一般。只见我老婆站在台上光著上身,手按胸脯。那舞男回身向后台招了招手,然后便看到刚才那个主持人走了出来,手里端著一个纸盒。他们站在我老婆身前,手忙脚乱的在她胸前做了一番工夫。我在台下也看不见他们在搞一些什么。只是隐约看到他们手上拿著一小块闪闪发亮的东西在她胸前来回涂抹。我老婆也一直低著头在看。然后,又来了一轮鼓声。当他们让开位置,让大家再看到我老婆。只见她慢慢的拿开她的左手,露出她的左边乳房,却看见乳头上贴了一块闪亮的乳贴。刚好盖住她的乳头。那乳贴还带著几丝约十公分长的繐带。看起来就像艷舞女郎的舞衣一样。

    妈的!说什么太过暴露的不可以。只贴一块乳贴还不算太过暴露吗?当她手一拿开,整个乳房都已经能看见哪,还差那么一点吗!我老婆现在的左边乳房是南北半球全都露。贴不贴乳贴都是一样!看起来和脱衣舞孃一点差别都没有。

    跟著又是一轮鼓声,像是预告著将会有更精彩的演出。只见那主持人拉著我老婆的左手,慢慢的推进她的小裤裤里面。位置刚刚好盖在她的蜜穴上面。两只手塞在那低腰裤里头,撑得那已经小得可怜的布片离开了身体,再不能遮挡她黑黑的捲毛。但仍看不清到底是谁人的手指在挖著她的蜜穴。

    两只手在她的蜜穴上搓揉了好一阵,那站在一旁的舞男突然从后将她的内裤拉了下来。我老婆猛然交剪著双腿,希望能留著那被往下拉的小内裤。但右手按著乳房,左手按著蜜穴,又怎么能抗拒那舞男的拉扯。眼看著那小内裤被拉到脚踝,已无能为力。内裤圈在脚踝连走动也有困难,只有无可奈何的提起脚,踏了出来。

    我老婆站在台上,侧著身,双手按著乳房和蜜穴,眼光往我这边盯著,希望我能把她救下来。我心里也很犹豫不决,一方面不想老婆被玩得太过份,另一方面却希望多看一会,只能用眼神示意要她再忍耐一下。台下却一片欢呼声和口哨声,鼓励我老婆拿开双手,来个彻底的全裸露。

    那舞男又在我老婆耳说:「我说过不会让妳露点的,对不对!妳手让开一下好让我替妳遮一下。」

    只见那舞男跪在我老婆面前,示意她将手让开一点。我老婆半转过身,背对著台下,将按在蜜穴上的手挪动了一下。从后面看,还可以看见她几根手指头紧紧的按著。那舞男从盒子里又拿一块远看像个蝴蝶型的东西,在她前面弄了一会,然后又站起来,在她右胸又动了一番工夫。我老婆还不停的低头看她到底有没有穿帮。然后像是鬆了一口气的,缓缓的转过身来,拿开了双手。只见她的蜜穴上已经梆上一个蝴蝶型的震动器。右边乳房也贴了一块跟左边一样的带繐闪亮乳贴。

    站在台上的她,全身上下就只是两张乳贴和一个震动器。她好像已经括了出去一样,双手也不再按著乳房或蜜穴。然后音乐又再次响起来。那舞男带著她又开始跳起舞来。这一段热舞因为少了束缚,动作比较自然了一点,所以更是来得热烈。只见我老婆双乳不停的在空气中晃动,带动著那繐带在乱舞。

    她的目光有时候射到我身上,但已没有刚才的那种像求援的眼光。换上是一种兴奋但复杂的眼神。

    这时,她又转过身,背靠著那猛男,身体上下耸动著,以后背和屁股摩擦他的前胸和那鼓胀的下体。她还拉他的双手去爱抚她的乳房。那舞男也老实不客气,从后捏著她的乳房,手一转一转的将那繐带甩得像两个风车一样,在她胸前不停打转。在这里跟各位解释一下,我老婆是大奶一族,胸罩是用D罩杯的。要不然不管你怎么甩也不可能甩得动那繐带。

    她举起双手往后抱住他的脖子,转过脸在他的耳边说了一些话。从他的眼神,可以感到他有点不相信,但带著明显的兴奋。只见我老婆转身,跪下左手拉下他的丁字裤,右手抓住他立刻跳了出来的肉棒,套弄了几下,便张口吞下了他那紫胀的龟头,头跟著前后摆动的替他口交起来。只见她一时舌头在他马眼打转,一时从龟头一直舔到下面的睾丸上。我老婆的口技算是挺不错的,有时候我会在她口舌服务时忍不住口爆。

    那舞男回过头向后台招了招手,一张长沙-发便推到台中央。他大刺刺的坐了下来,享受著我老婆的服务。并不时拨开她的头髮,让大家能清楚看见她的樱桃小咀在套弄著他的阴茎。

    我老婆这时是背对著台下蹲著,屁股眼自然的张开,对著台下的观眾。这是她上台那么久以来第一次露点,而且一露的便是第四点。她蜜穴上梆著的震动器,也有点盖不住她的蜜穴,隐隐约约的可看见泛著水光。说实在的,那舞男的确没有让她露过点。现在是她自己将她的屁眼展露在观眾面前。

    舔了差不多有个几分鐘,她站了起来,转过身,面对著所有观眾。眼睛往我身上瞟了一眼,在我还没有作出反应之前,便毫不犹豫的一手解开那梆著震动器的绳子,露出那氾滥成灾的蜜穴。只见她一手把著那立得老高的肉棒,摆正一下位置,屁股一沉,那舞男的龟头便隐没在我老婆的蜜穴里面。再来回上下套弄几次,整支肉棒便一插到底,只剩那像个网球一般大的袋袋在外头。那舞男从后伸出双手扶著我老婆的腰部,让她一耸一耸的用蜜穴套弄他的肉棒。她仰著头,闭上双眼,双手来回在她的胸部搓揉。揉了没多久,那两个乳贴便给她揉了下来。她却想都没想随手丢了在地上。等于说,我老婆是正面三点全裸曝露在一厅观眾的面前。

    这时我倒是有一点不是味儿的,很想把老婆从台上拉下来,可是看著台下所有观眾的眼神,每个都像恨不得想吃掉我老婆一般的表情,我便又忍住了。既然要玩,便放开心情吧!

    我老婆摇了一会,便站了起来,那舞男的肉棒便滑了出来。我以为她终于觉得玩得过了头,想终止这荒淫的场面。那想到她转过身来,又爬到那舞男的身上,抓起他的小弟弟又往她蜜穴里塞。这时全场的气氛已经到了有点失控的边缘。掌声跟著我老婆摇动屁股的节拍不断响起。而且节奏不停的在加快。

    突然哇的一声,我老婆整个身体趴在那舞男的身上,不停的在颤抖。这情景我是太熟识啦!每次她高潮来临的时候便是这样子。这时候全场气氛已达到最亢奋的境界。在欢声雷动下,我老婆抬起头在舞男的耳边说了几句话,又回过头往我这边示意了一下,也不知是说了一些什么。那舞男一脸淫笑对我瞟了一眼,然后招手叫主持人过来交代了几句话。

    那主持人跟著便宣布:「我们的女主角现在要邀请台下的一位现场观眾加入表演!这位幸运儿就是……」跟著射灯满场乱扫,最后停在坐在我旁边桌子的一个男生。那男生站了起来抱拳打了一个四方揖,满脸笑容的便往台上走。(我后来问过我老婆,她说她本来是要叫我上台的。只是那舞男特意的叫错了坐我旁边桌子的男生。)

    我老婆因为刚来了高潮,全身发软,只趴在那舞男身上,一点也不知道事情有了变化。那男生也一直未发一言,所以我老婆也无从知道正要上台的并不是我。那舞男更是有意的抱著我老婆,而且还慢慢的抽动他的肉棒,让她只顾著享受高潮后的餘韵,完全没意识到要转头去看看那跑上台的是不是我。

    那男生一步一跳的立即上了台,在不到半分鐘的时间便将身上的衣服全脱光。他站到我老婆的背后,轻轻的扶著她的腰,要她转过身来。看她像要抬起腰准备脱开那仍然插在她蜜穴里的肉棒。但那舞男却把持著她的腰,要她以插著肉棒的姿势来转身。我老婆也没抗拒便依著照办。

    当她转过身来,看到面前是一个不认识的陌生人后,表现一脸错愕。想要挣扎又怎能挣得过两个男生。那刚上台的男生在台下已经看得血脉愤张,所以一上台那肉棒便已撑的直直,完全是在作战状态。

    我从台下看他们两个眼神交换,一个在问:你要先退出来吗?

    另一个用眼神回答:就这样进来吧于是刚上台的便提枪上马,将肉棒硬塞进我老婆的蜜穴里。大家如果有看三级图片的话,也应该有看过,如果男生是从后插进女生的蜜穴的话,只要男生的肉棒不是大得撑得蜜穴满满的,在蜜穴的上方靠近阴核下端会留下一个小小的三角形空隙。第二根肉棒如果是尖长型而且硬度足够的话,是可以从这空隙硬塞进去的。我从台下是没法看得清楚,但相信当时的情况应该是八九不离十。

    只见我老婆一只手往身前的男生胸前推,一边屁股想要往上提。但却被身后的舞男紧紧抱著腰,怎么也闪不开在前面要插进来的第二根肉棒。只见她仰著头,皱著眉,紧闭双眼,默默承受著蜜穴同时被两根肉棒扩张的撕裂感。

    时间好像过了一世纪,整个大厅也静得一点声音都没有。那男生在将肉棒全塞进去之后,也停了下来,好让我老婆缓一口气。三个人在台上都没有动静。我老婆慢慢的张开眼睛,低头看了看蜜穴上齐根插著两支肉棒,长长的呼了一口气。全场立刻响起热烈的掌声。那男生开始缓缓的抽动他的肉棒。

    当他肉棒往外带时,我老婆便身体放鬆了一下。当他要往里面推进时,我老婆便伸手撑著他的胸口,绷紧眉头,腰往上提来迎接插入的肉棒。来回抽动了一会,我老婆好像已适应了那胀满的感觉,从刚开始的不适变成了点点快感。点点快感又变成剧烈的刺激,令她不自禁的自己摇动著屁股,加快抽插的速度。

    在这里我又岔开一句,很多性爱高手说女性的G点是在阴道的上方,只要能刺激到这G点,女性会很容易达到高潮,甚至于会喷水,便是所谓「潮吹」。我老婆后来跟我说,那天两根肉棒真的是塞得她的蜜穴胀满。每一下的抽插都摩擦到她的某个部位,相信就是G点,令她心里痒得不得了。身体便自然的跟著那抽插的节奏摆动。有点进入忘我的境界。

    一轮狂轰猛炸般的抽插,我老婆又再一次哇的一声喊了出来。只见她一手撑著压在下面的舞男,另一只手往身前的男生推,淫水在蜜穴与两根肉棒间的空隙激射出来。但是在抽插中的男生一点也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双手紧抱著她的腰,屁股像鼓浪一般的不停地将肉棒往她的蜜穴捣。看起来他也是到了如箭在弦的关头。抽插一下比一下重,最后一插,我以为他连袋袋也推了进去我老婆的蜜穴里。台上终于静了下来,刚喷完淫水的蜜穴在紧密的间隙中挤出白花花的精液。

    这是我老婆第一次「潮吹」。自从这次之后,如果是女性在上的交合体位的话,她多数能找到她的G点。有时候一个晚上能连续的多次喷水。

    射精后男生的肉棒从蜜穴滑了出来。我老婆也无力地背靠在那舞男的身上。那舞男到现在还没有洩出来,硬硬的肉棒还插在我老婆身体里面,我老婆的淫水混和著射进去的精液沿著他的肉棒流到他的袋袋上然后往地上滴了一大滩。

    台上从激烈归于平静,台下也是鸦雀无声。不知道从那一个角落开始响起了掌声,然后整过大厅又充满热烈的掌声。我隐约听见有人在说我老婆不是现场观眾而专业舞孃。我也懒得跟他们解释。心里面只是有点失落,不知如何面对这已发生的事实。

    事情还没有完结,台上那舞男翻过身,将我老婆再一次压在他身下。提起肉棒又挤进她的蜜穴里。经过两次高潮,我老婆实在是累得不能再动。只有躺在沙-发上承受再一轮的抽插。也不知过了多久,只见那舞男腰部挺直,再一次用热精灌满我老婆的蜜穴。

    主持人跟著从台后走了出来,看我老婆累得像动也不能动的躺著,便召了几个后台的工作人员将她连人带沙-发推回后台。然后又开始召唤台下的辣妹上台。我心里惦著在后台的老婆,也没心情看什么表演。

    等了半个小时还未看见我老婆出来,心里正在纳闷,便起身去后台找她。后台空无一人,只见我老婆一个人躺著,上身盖著她上台时穿的白色衬衫。下身一丝不掛的露出那一塌糊涂的蜜穴。我走上前问她怎么样。她说刚才几个工作人员又轮番灌了她几次热精。我心里不悦无处发洩。对她说:「什么几次?一次是一次,两次是两次,妳到底给不错了几次?」

    心里一急连脏话也出来了。

    她委屈的说:「他们几个人有些是一次,有些是两次,我累得眼都睁不开,你叫我怎么数!」

    我立刻无话可说
妻子晚上在胡同里和别人做爱

    我和老婆的性生活一直充满了情趣,这种情趣是在八年的婚姻生活中一点点积累起来交逐渐浓厚的。我们都知道,夫妻生活在一起久了,必然会产生厌倦,包括性生活,所以我们大约在结婚一年后就讨论过如何使我们的性生活保持新鲜感。讨论的时候,我发现老婆和我一样,有一种很强的童心和埋在心底的淫乱欲望。于是我们不谋而合,决定在今后的生活中加入一些性的调料,当然,一切都会在秘密的情况下进行,绝对不能让熟悉的人知道,毕竟,我们还需要平静的生活。

    于是,我们从一些小动作开始,比如在公车上她帮我手淫或她心甘情愿地被别人吃豆腐,比如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我们共同上公用男厕所或女厕所里做爱,再比如她不穿内衣去逛街,下面插一根不太粗也不太长的橡胶棒。每一次我们都在紧张中领略着一种不同寻常的刺激,并乐此不疲。

    对了,先介绍一下我老婆吧。她今年31岁,一米六四,体态丰满而绝不肥胖,她的皮肤很白很细,论长相也就中等偏上吧,喜欢留一头直直的长发,眉目清秀,常带着一种迷惑人的羞涩。她在区政府的一个科室上班,而且已经是一个很有前途的副科级干部了。

    那天大概是夜里十点钟吧,我和老婆在外面吃饭回来。为了健康需要,我们从饭店步行回家。不太远,但中间要经过几个偏僻的胡同。我们边走边聊。我忽然灵机一动,说:“老婆,如果你一个人走在这里怕不怕?”

    老婆笑着说:“不怕。”

    我说:“你不怕有流氓?”

    老婆说:“流氓有什么可怕?不就是想占点便宜吗,又不会要人命。”

    我说:“你不会反抗?”

    老婆很认真地想了想,撒娇地说:“当然不会了,他爱怎样就怎样了,说不定……我还会……还会……”

    “还会怎样?”我追问道。

    “还会配合他呢。”老婆说完搂着我笑起来。

    我也笑了,拍了拍她丰满的屁股,小声说:“我知道,其实你巴不得有别的男人上你一次呢!”

    老婆也反击地一手抓住我的下面,笑嘻嘻地说:“是又怎样,你只有一个东西满足不了我呀。”

    我们平时这样嘻闹惯了,而且四周无人,没有什么顾忌。我们小声闹着,走着。一会儿后,我的手无意间从后面伸进她的胯下一摸,天哪,竟然湿了。

    我刚要取笑她,她忽然小声冲我“嘘”了一声,说:“前面有人。”

    我抬头一看,远处是有一个人影,正慢吞吞地向我们走来,看样子是个男人。那一瞬间,我有了一个主意,我拉住她,坏坏地笑着说:“老婆,咱们玩个游戏,那是个男人,你敢不敢和他玩玩儿?”

    老婆打了我一下:“讨厌啦,谁知道是好人坏人?”

    我说:“看那样子不可能是坏人,再说有我在,你怕什么,只不过让他占点便宜而已,没关系的。”

    老婆知道我们又要玩游戏了,一下子兴奋起来,一脸潮红地笑着,说:“好吧,你躲起来,看我的。”

    于是,我躲到一面墙的拐角处,借着昏暗的路灯向外窥视。老婆向我做了一个调皮的手势,示意我不要动,然后拽了拽衣裙。我老婆今天穿的是一身浅蓝色的套裙,很像职业装,很有型,把她的胸、腰、臀勾勒得线条清晰,两条白嫩的长腿露在外面,既端庄,又性感。

    那人影越走越近了,忽然发出两声咳嗽,听声音好像……好像是个老头儿。

    老婆显然也听出来了,回头向我看了看,面色有点为难。不知为什么,我冲她挥挥手,示意她过去。于是,老婆不再犹豫,慢慢地向那人迎面走去。

    不一会儿,她与那人就要相遇了,而我此时也终于看清那个的面目,是的,那是一个老头儿,看样子有五十多岁吧,背着手,慢条斯理地走着,那双老眼直直地盯着我老婆。而我老婆低着头,我从后看不到她的表情。就在两人即将交错时,就听我老婆“哎呀”一声,好像被什么绊了一下,竟张着手向老头儿扑去。

    那老头吓了一跳,但反应还算迅速,也张开手把我老婆接住,一瞬间,两个人竟然牢牢地抱在一起。

    我老婆并没有马上挣脱开,只是紧张地说:“吓死我了,吓死我了,老伯,谢谢你呀。”

    那老头儿竟也没有马上放开我老婆,还拍了拍她的后背,说:“不要怕不要怕,姑娘,走路要小心些呀。”

    我老婆这才松开手,想试着向前走,随即又“哎呀”一声,然后就蹲在地上,捂着脚踝,呻吟着说:“我的脚……好像扭了。”

    老头儿连忙也蹲下来,关切地问:“哪里?哪里扭了?我看看”然后摸向我老婆的脚。

    我老婆站起来,伸出右脚,说:“就是这只,哎哟,好疼呀……”

    我心里暗笑:老婆的戏演的太完美了!

    那老头儿握住老婆的右脚,慢慢揉起来,边揉边说:“姑娘,你放心,我年青时学过中医,对按摩很在行的,放心,我给你揉揉,很快就好了。”

    也不知道是真是假,老头儿倒也像些模样。我老婆被他一揉,禁不住呻吟起来,那声音听起来……嘿嘿,谁都可以想像得到,而且单听那声音,是怎样理解都行的。果然,不一会儿,老头儿就抬起头来看我老婆,那目光中分明已经有了色意。

    老婆正在享受,听那老头儿说:“姑娘,你把脚抬起来点,我这样低头好累呀。”

    老婆听话地抬起脚,手扶着旁边的墙。我马上明白过来了:老头儿要行动了!

    你想啊,我老婆的脚抬起来后,她那短短的裙子也就抬高了,而老头儿从下向上看,那里面的内裤不就尽收眼底了吗?好个老头,果然不太厚道。

    老头一边揉着,一边不时用扫一眼老婆的裙内,慢慢地,他的手开始不受控制地向上移动,越过小腿、膝盖,还在向上……突然,我老婆身子一震,吟叫了一声:“老伯,你摸到……摸到我的下面了呀。”

    老头似乎已经没有太多的顾忌,竟直接在我老婆的裙子里隔着内裤抚摸起来,色吟吟地说:“姑娘,你的这里怎么湿了?不是出的汗吧?”

    老婆扶着墙,无力地说:“讨厌了老伯,你这样……这样摸我,人家……人家能不湿吗?”

    老头兴奋地把脸贴近我老婆的双腿,慢慢地竟然把头钻进她的裙子里,嘴里说着:“姑娘,想不到你这么容易起性啊?让我看看,闻闻,骚不骚啊?”

    看来,老头已彻底放开了,什么也不顾了。

    老婆显然也大受刺激。慢慢地呻吟着:“老伯,说什么起性啊,人家……人家才没有呢,是你……为老不尊,调戏人家嘛……哎呀,老伯,你在……干什么呀?不要……不要亲人家那里嘛,啊……”

    很明显,那老头已经隔着内裤亲上了我老婆的关键部位。我看得爽极了。

    我老婆一只手扶着老头儿的头,胯部不停地扭动着,看来被老头弄得舒服无比。一会儿后,老头伸出头来,淫笑着把我老婆的内裤脱到膝盖,我老婆娇声叫着:“老伯,不要啊……不要脱人家的内裤嘛,你都……这么大年纪了,怎么可以这样?人家……好羞啊,讨厌,你还摸,不要啊,会被别人看到……”

    老头果然住手了,向四周看了看,站起来,搂过我老婆,色迷迷地说:“小姐,要不咱们换个地方?放心,我不会亏待你的,开个价吧?”

    我暗自好笑,原来他是把我老婆当成鸡了,怪不得这么快就色胆包天。看来平时这个老头儿也没少叫鸡。

    老婆一把推开他,嗔怪道:“你把人家当什么人了?我可是正经人。”说完就去拽被老头脱下的内裤。

    老头嘿嘿一笑,拦住她的动作,手还很不老实地摸了一把我老婆的胯下说:“小姐,别呀,算我错了还不行吗?是,你是正经人,正经到这里都湿了。嘿嘿……”

    我想,老婆大概会到此为止吧,再玩下去说不定会发生什么。谁知老婆的下面被那老头一摸,又禁不住长吟一声,一副很享受的样子。老头淫淫地看着她,好像心里有了底。趁老婆在享受,他再次蹲下来,把老婆的短裙卷到了腰际,这样,我老婆的整个下体全都露在外面,白嫩的肌肤,浑圆的屁股,还有诱人的黑三角,连我看了都不禁老二挺立。

    老头蹲在我老婆面前,脸正对着那丛茂密的阴毛,他双手抚着我老婆的屁股,一脸馋相地看着女人最美的部位,嘴里念叨着:“乖乖,这么好看,年青女人的大腿、屁股、还有……这些毛,啊——好多年没见过了。”

    边念着,把慢慢地把脸贴向我老婆的阴部,那样子像拥抱一件渴望多年终于到手的珍贵器物一样,竟有些深情的味道。我感觉好笑极了,看来这个老色棍没见过什么好女人,恐怕只玩儿过几次老野鸡吧。今天有这样的艳福,不乐晕才怪。

    老头已经把整个脸贴在我老婆的阴部,嘴正对着那丛阴毛的下面,还不停地拱着,看样子舌头已经伸出来了,在舔我老婆的阴蒂。而此时我老婆也无限惬意,把两条白嫩的腿略张开,好让老头儿的嘴更深入些,双手扶着老头的头,胯部摇晃着,嘴里发出连绵不断的深吟声。我又一次体会到老婆的淫荡,居然能让一个老头弄得这么舒服,况且,只是舔舔而已。

    正看得兴奋不已,老婆忽然停下来,推开老头的脑袋,并飞快地提上内裤,放下裙子,一时把老头弄得愣头愣脑,张着那张沾满蜜汁的嘴看着我老婆。老婆满脸潮红地拉起老头儿无限妩媚地说:“老伯,实话告诉你吧,我是做那一行的,不能白和你玩儿,说吧,你给多少钱?”

    这回是我愣在那里,刚才我还以为老婆突然决定不再玩下去了,谁知她……她竟然想玩得大些,而且说自己是妓女,我一时有点摸不着头脑。

    老头一下明白过来,咧着嘴笑了:“我说的嘛,一看你就像做鸡的,嘿嘿,我是不会看走眼的。”

    我心里暗骂一句:老色棍,你家女人才是做鸡的呢!

    老婆真的像妓女一样,搂着老头的肩,大咧咧地说:“说吧,老伯,能给多少钱?”

    天哪,那样子还是我那公务员的老婆吗?

    老头连连点头:“好,我给,我给,”

    便开始翻起衣兜来,半天翻出一迭皱巴巴的纸币,“我只有这些了,你看够不够?”

    老婆接过去,粗略一看,说:“就这么点儿?才三十多块,我就那么不值钱吗?”

    老头苦着脸,已在哀求了:“姑娘,我就这些了,这还是这一周的生活费,求求你,让我弄一次吧。”

    老婆“扑嗤”一声笑了:“老伯,把一周的生活费搭上,就想弄一次,况且还这么少,好像不行吧?”

    老头猴急了:“要不,我回家,我那被底下还有二十多块钱,都给你,求求你了姑娘。”

    我老婆叹了一口气:“唉,这么大年纪了,这么困难还要干这种事,好吧,就像我做好事,不过,先说好,要听我的。”

    说完,真的把钱揣进了口袋。

    我暗叫:老婆,你真的把自己当妓女了吗?

    老头连连点头,一时站在那里不知该做什么。老婆大方地搂过老头,说:“老伯,咱们往旁边AAAA,机灵点,听见有动静赶紧走。”

    老头连声答应。我想,这老头刚才那股色劲哪儿去了?现在好像不是他玩我老婆,而是我老婆在玩儿她。

    唉,我这个老婆呀,调皮的可以,淫荡的可以……

    此时,我老婆已搂着那老头AA在距我很近的墙边,与我只相距一个拐角。我忙把躲起来,再探头一看,两人就像在我面前一样,只不过我老婆把角度调得很好:那老头斜着背对我,我老婆斜着面向我,这样,不仅老头看不见我,我还能清晰地看到他们的一举一动。我知道,老婆是想让我近距离地看一场好戏。老婆的眼睛飞快地瞟了我一下,还做了一个鬼脸儿。

    站定后,老婆问老头:“老伯呀,多久没做了?”

    老头说:“快……快半年了。”

    老婆娇媚地笑着:“这么久了,想女人?”

    老头说:“嗯,想,想的要死。”

    老婆又问:“那……我好看吗?”

    老头显是急了:“好看好看,姑娘,别逗我了,我……咱们来吧!”说完就去抱我老婆。

    老婆笑着挡开,说:“别急嘛,老伯,你想怎么玩儿?”

    老头真有些受不了了:“还能怎么玩儿?就是干呗,来吧,我……我……”说着还要动手。

    老婆又拦住:“老伯,你不想看看我的……这个吗?”

    边说边解开上衣的扣子,把短衫撩起来,露出粉红色的蕾边乳罩。

    我老婆的乳房不小,肉鼓鼓地把乳罩撑起很高。就见老头立刻伸出手,把乳罩推上去,我老婆两个雪白的乳房弹出来,老头一手一个,使劲揉搓起来。我老婆开始闭眼享受。只一会儿,老头嫌摸着不过瘾,竟上前一口含住乳头,咂咂地吃起来。我老婆定是很舒服,抱着老头,轻声呻吟。

    吃了一会儿后,老头径直把我老婆的裙子撩起来,又把内裤拽下,一根手指直接探入我老婆的小穴里,弄得她“啊——”的一声。

    老头在那里忙活着,我清楚地看到我老婆脸上陶醉的样子,她还不时地睁开眼,看着我,用舌头舔着嘴唇,那样子真的像……像妓女一样。我的下面硬得要命,也不禁伸手自摸起来。眼看着一个老头儿享受着自己的老婆,而自己却只能自摸,是不是惨了点?不过说真的,我喜欢这样。

    老头终于停下来,手放在自己腰间,看样子是想解裤子。老婆及时拦住了他,气吁吁地说:“等一下,让我来。”

    老头听话地不动了。我老婆先是把手放在老头的裆部揉了揉,说:“老人家,这么大年纪了,还能硬成这样,好厉害呀。”

    老头嘿嘿笑着:“那当然,我年青的时候比现在还厉害。”

    老婆慢慢地解开老头的腰带,向下脱他的裤子,我在后面看得很清楚,老头的腿还算壮实,只是,他竟然穿着一个花花的三角裤,我差点笑出声来。

    老婆也笑了:“老伯,你怎么穿一个女人的内裤啊?”

    老头好像有点不好意思:“嘿嘿,穿着舒服呗。”

    我暗想:真是个老淫棍。

    老婆止住笑,又向下脱老头的花裤衩,我看不到前面的情景,只看到一个圆圆的龟头有力地弹出来,老婆轻叫了一声:“老伯,你的好大呀,真难为你,这么大年纪了,还……还这么……有劲儿。”

    老头仿佛恢复了自信:“嘿嘿,厉害吧,你喜欢吗?”

    老婆一把握住老头的鸡巴,脸红红地说:“喜欢。”

    然后蹲下来,把脸向鸡巴凑了凑,又猛地闪开:“老伯,你的味道……好浓啊。”

    老头不客气地说:“做你们这行的,还怕这个吗?哈哈……”

    老婆又看了看那鸡巴,可能是受不了诱惑吧,用手套弄起来。老头舒服地哼出了声:“姑娘,不要光是……用手攥着,用嘴吧。”

    说完,挺起胯部,把鸡巴向我老婆的嘴边送来。老婆本能向后闪了闪,又飞快地看了我一眼,然后,仿佛下了很大决心一样,闭上眼,迎着老头的鸡巴,一口含住。

    其实我老婆对口交并不反对,有时候还十分热爱。我想怕是因为老头长时间不洗澡,鸡巴上的味太大了的原因。不过开始她还闭着眼睛,有一种痛苦的神情,只过了一会儿,就开始眯起媚眼,一会儿抬头看看老头,一会儿看看我,老头那粗壮的鸡巴在她嘴里进进出出,那深紫色的龟头被她啜得干净发亮。老头是主动在她嘴里抽送着,爽得不停地哼哼,嘴里说着:“啊……真他妈过瘾啊,这年青女人……的嘴,干起来……也这么舒服,啊-舒服……真舒服,我干……我干,好姑娘,我哇你嘴……我哇……你嘴……”

    老头每一次都插得很深,我老婆不得不用手时不时挡着他,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这样插了大约一分钟的时间,老头突然从我老婆口中拨出鸡巴,喘着气说:“不行了,先别动,我要出来了。”

    略停了一会儿,老头才长出一口气,说:“还好,没出来。”

    老婆笑着抹了抹嘴唇,站起来:“老伯,这么快就不行了,你不是很厉害吗?”

    老头连声说:“你厉害,是你厉害,你这么一个……漂亮的姑娘家……吃我老头的鸡巴,谁……谁受得了啊。”

    老婆娇笑着再次握住老头的鸡巴:“还让不让我吃了?”

    “不了不了,姑娘,来,用你下面的嘴吃。”

    说完,把我老婆的身体转过去,让我老婆撅起屁股,又把裙子撩起来,我老婆丰满白晳的臀部对着他,我甚至能看到她腿根处流淌的淫汁。

    我一看,终于到最关键时刻了,我不知道是不是应该继续玩下去,如果继续,那么我老婆就真的要被这个老头干了,这样会不会出格了些AA次依掀诺难子,她还不想结束,再说,我有种莫名的冲动,很希望看到老婆被老头干。于是我决定不动,一切听凭老婆作主。

    老婆没有反抗的意思,相反,她撅着屁股竟然主动向后AA了AA,好像希望老头的鸡巴马上插进去一样。然后,她竟然还手向后伸,抓住老头的鸡巴,嘴里说着:“老伯,来吧……干我,插进来吧,我是……妓女,你花了钱的,来吧……”

    看来,老婆真把自己当妓女了。我知道,老婆在放纵的时候,会说出很多让人吃惊的话来,不过,我听起来会更兴奋。

    老头当然挡不住诱惑,见老婆这么主动,不禁得意起来,淫笑着说:“我说嘛,婊子就是婊子,都一样欠干!”

    这话显是侮辱人的话,可我知道老婆在兴奋的时候喜欢被侮辱。果然,老婆颤声说:“是的,老伯……我是婊子,我欠干……来呀,哇我吧……插进来吧,我需要你的……你的鸡巴。”

    老头听了,兴奋地扶住我老婆的屁股,一只手把着自己的鸡巴,说一声:“婊子,我要哇你了!”然后一插而没。

    我一下子血往上涌:我老婆终于还是被这个老头子干了。虽说这不是她第一次被别的男人干,但被老头儿干还是头一回。看来,不管年龄大小,我老婆只要有根鸡巴就行。也许,正因为有悖常理,她才会更兴奋吧。

    老头不急不缓地抽动着,但每一次都插得很深。我老婆在那里发出爽透肺腑的呻吟声:“啊……哦……老伯,你这么大……年纪了……还……还这么厉害,插得好……深啊,到……子宫了,好舒服……哇啊……哇我这个婊子吧……我愿意让老头……哇啊。”

    老头下面舒服着,听了我老婆的话,心里当然也舒服:“啊……这么好的闺女,出来干这行,让……好多男人哇,是不是……又舒服……又挣钱啊?想不到……老了老了,还有这样的……福气,能哇到你……死了也值。”

    我老婆先是被老头逗弄了半天,早就淫心大起了,这回终于干上了,一定是爽翻了。她喜欢在做爱里说些浪话,无所顾忌。这一点我早有领教,而且我也喜欢她这样。果然,老婆的话越说越浪了:“老伯……啊……人家可是头一回……

    被老头子……干啊,想不到老头儿也有这么硬……这么粗的……鸡巴,早知道,早就和老头儿……干了。“

    老头也邪得可以,嘿嘿一笑,说:“老头子厉害的……多去了,我们……最愿意哇那些……大姑娘小媳妇,像你这样的,年纪和我闺女……差不多,嘿嘿,一哇……就出水。”

    “啊?——你哇过……你闺女?老伯,你……真的?”

    “说句实话吧,我倒是……想过,但没敢,就是现在……她嫁人了,让别人……干了,我还……想哪。”哈哈,想不到这老头儿下流到连自己女儿都想上,实在大出意料。

    不过更出我意料的是我老婆,她竟然呻吟着说:“老伯,那你就……把我当成……你女儿吧,你现在哇着的……就是你的女儿啊!”

    那老头一听更兴奋了:“好啊好啊……我的年纪也和你爸差不多吧?那你就……把我也当成你爸吧,闺女……我的好闺女,你肯让爸……哇了?”

    这老头儿,真是畜牲,竟要把我老婆往乱伦的沟里带。还没等我多想,就听老婆娇声说:“哪有……爸爸哇女儿的?不过……如果真的……哇起来,一定好刺激……啊……爸爸……是你吗?是你吗?是你……在哇我吗?”

    老头反应很快,配合道:“是我呀,我的好闺女……爸早就想……哇你了,你……不愿意?”

    老婆接道:“不……女儿愿意,因为……爸爸的鸡巴好大呀,插在女儿的……逼里……涨涨的……麻麻的,啊……爸,你哇死……女儿了……”

    老头动作突然快起来,与我老婆的交合处发出响亮的“叭叽”声:“闺女……好闺女,爸爸要射了,全……射在你逼里,给你……给你爸的精液,啊……哦……”

    与此同时,老婆也跨上了巅峰:“我也要来了……啊……啊,爸,射吧……把你老鸡巴里的……精液全给我,射呀……射呀……哇啊……爸呀……哇死我了……”

    我看得目瞪口呆。

    两人累得不行了,都扶着墙喘气。还是老婆年青,恢复得快,也没有清理身体,慢慢地穿好衣服,柔声对老头说:“老伯,走吧,回家去吧。”然后从兜里掏出那迭皱巴巴的钱,塞到老头的上衣兜里:“以后别这样了,岁数大了,身体要紧。”然后,替老头整理好衣服,推着他走了几步,那老头儿像木头一样任凭摆弄,一步三回头地往回走,那背竟有些弯了。

    直到老头走远,老婆才来到傻愣愣的我面前,笑着说:“你没事吧?”

    我半天才醒过神来,冲她伸出一根大拇指,然后拉起她飞快地往回走。

    老婆急得大叫:“哎呀,慢点啊,你慢点,这么着急干嘛呀?”

    我停下来,眼睛像要喷出火一样,狠狠地说出两个字:“干你!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