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人间俱乐部】 - 全国最大成人色情网   本地演示   点击:加载中



  我现在叫王捍东,身份是某房地产公司的老板,身价百万,英俊潇洒玉树临风喜欢新奇的东西例如SM,现正准备去一个叫「SM人间俱乐部」的地方寻欢做乐。

  「嘿嘿,至于我的真实身份,恩、这是个秘密。」

  「王先生,俱乐部到了!」替我引见的中井回了我一个同样的淫笑。

  「娘的,这小日本以为我在想什么呢?我有那么那什么的吗?」

  SM人间俱乐部从外观上看是一栋处于北京郊区的别墅,修的十分典雅,不像些中不中、西不西的洋房,这楼修的与周围景色相映成趣很有欧洲庄园的味道。
  「这么漂亮的地方竟被小日本用来干这事,国耻呀!」要知道我可是很爱国的。

  付了剩下的款额,我终于进入俱乐部内部,中井此时给我提了个令我恶寒的建议。

  「王先生,如果你愿意在此演出几场,我们完全可以对您免费的,而且您的收入也很丰富……要知道像您这么俊美的男人可真是不多见啦!」

  我冷汗直冒,真想拔腿就跑,要不是……

  「我他妈当然知道老子长的好,老子钱都给了你给我少废话快带我去。」
  「对不起,这就带阁下去」中井再蠢也知道我这会脸都绿了,乖乖的带我去了。

  ——也就是几间装有单向玻璃的房间,表演者在那演,我隔着玻璃看,跟偷窥差不多。

  「靠。」房里就三面墙,一面墙那么大的玻璃。

  「王先生,这是你的工具。它会帮你好好理解SM人间俱乐部的。」

  中井牵了条「狗」给我,那狗是一个漂亮的少年,赤裸着白皙的身体,只穿着条豹纹的丁字裤,前面的东西也兜在豹纹的袋子里,好象裹很严实。脖子上是同色的皮圈连着一街不短不长的铁链,手脚都被绑着:手反简在身后绑着,脚踝之间横着一根可以折成两节的铁棍。他跪在地上,哀怨的望着我。

  「他绑成这个样子,能,能动吗?」我强装镇定,硬把脸上的绿给换成正常色。

  「当然了,棍子可以折叠嘛!」

  中井马上给我示范,我心里暗暗叫苦:我他妈当然知道你们玩的花样了,我是不想要这个小孩在这盯着。

  「看不出王先生这么单纯呀!」中井笑的我鸡皮旮瘩掉一地,妈的,在跟他纠缠下去,老子铁定漏馅。

  「行了,别防碍我,快出去」塞给中井一沓钱终于把这尊瘟神送走了。
  对着那哀怨望着我的小男孩,我还真不知道手往哪放。

  「他妈的,连沙发都没有,日本人还真是小气的够可以的。」我赌气似的一屁股就坐地下。

  瞬间眼前一片漆黑,玻璃那边的灯缓缓亮了「好戏终于开场了!」我笑着说,连自己都觉的那笑声挺阴险。不……是非常之阴险……

  灯亮了有一会了,我一人贴着玻璃站着直发愣:娘的,对面没床且没人。
  「嘿,不会叫我来看灯玩吧!灯我是看出名堂来了,无影灯嘛!该不会,该不会……是我来干给别人看吧!」

  想到这,老子心里那个叫「小鹿直撞」,贴着墙根找门:小日本的连门把手都没装。

  「中井你姥姥的,你是想看我怎么地吧,你把老子刚给你的小费给吐出来!」一出门我逮着中井脖子就掐。

  「误会,误会,我们「人间」是行业典范,提供的可都是四星级服务……」小样被我掐的人都扭曲成了日本版图。

  「你们还行业,还典范,还四星级。」老子我使劲……

  「等等,四星级?果然是一大组织呀!」

  想到这,少爷我就先把那「蚯蚓」中井放地上。

  「说!」——我一拍大腿,

  中井一哆嗦:「还,还差三分钟!」

  丫的中井算是被我掐怕了,给我把那房里的把戏全招下来:三面墙上各有三道缝,用入场卡插入三面墙就会升上去露出「厨房、浴室、卧室」。房里还隐藏着立体放音装置和摄相头。

  「啊,原来如此。我就寻思呢,你说再怎么『秀色可餐』要在里面呆24小时,还是憋不住的嘛!哈哈哈哈……」

  中井看我一人在扮傻子,那小子小声嘀咕:「这可不是人家要说的事嘛!都怪您不跟您的『导盲犬』好好沟通。」

  我那个寒呀!

  你小子再『人家』,『您』的我就先杀你妈再杀你。

  更寒的是:有「他妈的小日本变态的摄相头」俺的任务咋办?俺娘从小就叫俺精忠抱国地!

  算了,看来只有走一步算一步……

  表演开始了一小时,那边先从地底升上来一圆形巨床,奶奶的,目测直径为三米。

  「小日本的,舍得花钱哪!」床上附带俩壮男,乖乖,那一身膘叫又硬又亮。
  「怎么催的肥呀!」

  我那『呀』字还没感叹完,那两位仁兄就已非常活跃。

  脸长的像「张飞」的黑脸首先一个『猛虎扑食』按倒了那位脸秀气点的白脸,这两位除了脸有些区别外身型上还真是难分高下。

  白脸的也不示弱,一仰脖——给了黑脸狠狠一嘴。

  黑脸的来了『天罗地网』一口包住了白脸的樱桃小口,如,饿狗?恩,有点像饿猪,那哼哼声怎么听怎么不像是人类发出来的。

  「王先生,这是第18场近亲相奸——『兄弟情深之张飞奸刘备』,您有幸欣赏到由我们俱乐部的首席强攻强受为您带来的表演,他们系出名门……

  中井竟然不知死活的在扩音器里又说了一个『您』。

  「一定要杀了这小子,『张飞刘备』?娘的,小日本这时候还想着搞文化侵略!」

  「他们可是货真价实的亲兄弟呦!王先生您慢慢欣赏。呵呵呵呵呵……」我今又汗湿一回。

  「干吧!干吧!干死我吧!啊!啊!……」

  对面的刘备兄叫得一点艺术感都没有。

  「叫吧,叫吧!小爷我六根清净着呢!」我盘腿坐沙发上,这沙发是刚给从卧室里扛来地。

  「爷的训练可不是白受的。」

  我给他掐表算了一下:上半场他俩嘴对嘴嘬了15分钟,舔了20分钟——舔到泛光,波光粼粼。得分的地方是:上半场25分钟时,哥们来了个高难度,一正一反,你慰问我的XX我慰问你的XX,谁也不耽误。

  「太不会想了,你说穿俩兜裆布——『日本相扑』——还比较有看头嘛!」
  「你说你张飞干嘛不讲点卫生——你十个指头都要通个边,嘛变态!你还非十个手指头都吮完才干事。」

  「犯规!」那刘备哥哥,现在一翻身把黑哥们压身下。

  老子替黑哥们捏一把汗:还好刘备兄只是想换个体位。

  两个家伙,的确是四星级的。

  2小时就完事。我心想还不如在家看碟,——没特写呀!脸都没看清!
  小日本的坑老子钱,我拿那狗撒气:「听得懂人话吧!去,给我拿瓶啤酒来,再来点小菜。」一扯狗链说。

  「拜了您哪!咱下班了!您刚不用我是您的损失。」

  嘿,你到底是干嘛地!?他这是冲我说吗?小样的走到门口,一厥嘴、一跺脚。

  「说了多少遍了,人家『只买身,不买艺!』」

  门摔的砰砰响。

  寒——

  「哈、哈、你说现在的小孩都还,还真,真叫——叛逆。」我嘴成O型在心里说。

  第二场秀,是一穿的一丝不苟的中年医生对战一穿的一丝不挂的年轻男人。
  场面相当诡异:对面那圆形巨床没了(终于明白为嘛弄一海大的床。你想嘛,那俩兄弟加在一块不比大象轻多少,床塌了你找谁赔去?听说日本人对员工的人身保障还是比较健全的。),场景换成一普通的办公室,年轻男人被「大」字形绑在一块立着的钢板上,眼梢含情半睁半闭,嘴里戴着嚼子,身下的那垛肉被笼在一小竹篓里,紧吧吧地。

  他家医生面朝我站的笔直(恩,玉树临风)从一小推车上拿起器具来展示:手术刀一大把(丫这是吃西餐呢,还是玩飞刀呢?)、导尿管一小把、钳子一对、钻子一双(大概是钻牙,呵呵大概)……还有N多的我叫不上名的东西。

  「哈哈哈!!!没什么嘛,哈哈,爷我又不是没见识过。哈哈!」

  话说的有点哆嗦:我娘说我从小一见医生拿刀就尿裤子。

  「丫把冷气开这么大。也不怕着凉。」

  我批了一棉被「小日本的不知道中国人民的传统美德——拉闸限电呀!胚不道德!!」

  小样的医生一转背就开始动刀:挑一「砍刀」(确实有那么大),切切切!!!
  「吱!!!!」

  飚血ing

  「没关系,我替你呋干净」医生这么说。(医生先生你怎么这么不讲卫生,难到你是刚才的张飞兄?别以为穿上衣服我就认不出你来!)

  「吱!!!」

  呋ing

  「血止了,我再切!!!!」

  切ing

  医生先生如是说。

  现在是12点,医生在十分钟前,也就是11点50终于把那块东西切下来了——包皮。(对,你以为是什么?它就是一块可爱的小包皮。呕……)

  我是王悍东,我现在很饿,「好饿……」(这就叫活该:明明见不得血,还来看这变态秀——吐吧,吐吧。男人吐吧,吐吧不是罪!!!!!!)「哇,好神奇哟!罐头是这么开的?」拖着像被人打了几拳的肚子,王捍东「爬」到厨房开一罐罐头。「厨房」恩,这个词好象有点不太准,在王傻X的眼里这里高级的就象外太空飞船,锅碗瓢湓全泛着冷酷的重金属光泽,微波炉四方形的面俱下是毁灭人类的英雄使命,冰箱先生有一个小叮当的「八」维空间袋顺便还副带有后现代的神秘微笑。

  (停,这个混蛋作者完全歪曲了主角的思想,主角是这样的:「妈的,中井你个王八蛋,做饭还要老子我自己弄,喂,你死哪去了……你明知道我只会吃的,你说话呀!喂,断气了?!……」

  「我靠,嘿嘿,小样,看我还不搞定你!……」

  「哈哈哈哈哈,嘿嘿嘿……」主角一脸招牌似的淫笑走向可怜的「中井」。
  「嘿嘿,给我打开……」

  「咕咚,咕咚,啊!……」

  「好吃!」

  「真好吃」

  「从来没这么好吃过!」

  带着会心的微笑,王悍东心满意足地吮着手指离开厨房,餐桌上只留下,只留下,可怜的,孤零零的——「中井」罐头(中井牌罐头,好吃看的见)

  我坐在沙发上,对面空无一物。

  「看来中井那小子跟医生病人去吃饭了,靠,都不带上我,要到消协去告他。」
  「王先生,你还没吃饭吧!我带了好东西来给你吃哟!」

  中井神不知鬼不觉的摸到我边上。

  「啊?啊!」我一倒让牙签戳到了嘴。

  「真可怜呀!」中井顺势就要摸上俺的脸,我赏他一脚。

  「哎呀,别这么粗鲁,人家我可是专程给你拿寿司当午餐的。」他讨好的拿出一便当。

  「吃吧,这是象您这样的贵宾才能品尝到的呀!」

  「真的」我尝了一口,恩,味道果然不错,说实话我刚吃罐头也就一垫底,还饿着呢!再说俺是穷人家的孩子,寿司可是新鲜东西,反正给了钱,不吃白不吃。

  猛吃……(主角还是不成熟呀!一下就暴露了小市民的本性,哪有大老板没吃过寿司的嘛!)

  吃到一半,我才来的及细细品尝。

  「我说这寿司包的肉怎么好象是生的,你看还有血丝哪!」我指给中井看。
  「因为要求最新鲜,所以全采用刚切下来的,当然有血。不过我们人间俱乐部的食品全都通过了ISO9001质量认证,请您放心绝对不会有寄生虫,淋病,梅毒,尖锐湿疣之类……」

  没工夫听中井瞎说,我继续吃……

  「淋病,哦,没想到你们这养的猪也喜欢乱搞!」我头也没回的说。

  「不是,您又误会了,您吃的这哪是猪肉呀!您吃的可是您刚看到的切下来的包皮呀!又高级又新鲜又营养又补肾。」

  「磅!!!!!!!!」一人形物体由沙发掉在地板上。脸部着地。

  「王先生您怎么倒了?快起来可别伤到了您那张可爱的脸。」

  「咦,您怎么翻白眼了?」

  「您说什么?包皮?……我……想……吐……」

  「您别晕,还有禽兽医生的下半场和『暴力奸欲美学——虎父攻犬子』,『性的性艺术』您没欣赏呀!」

  「做人要有始有终,您一定要加油观赏完呀!我们一起加油!努力!」
  「哎呀!您别抽呀……」(抽……风……)

  由于王悍东晕了,所以禽兽医生的下半场秀由中井来陈述(大家鼓掌欢迎)
  「表演是这样的:第一步,为了让男人勃起,医生命令男人头着地跪在地上,厥高屁股。用助产钳扩开男人的肛门,深深的涂满春药。当然为防止男人乱动,他的四肢以被医生牢牢绑成了非常性感的姿势。

  第二步,拿起一条约小指母粗细的小蛇,把蛇裹上一层黄油,做润滑用,再在蛇身上刷一层清凉油(这是为了让蛇爽)。接着,把蛇放入以扩到极限的屁洞内。为防止蛇爬出来,用熟鸡蛋堵住屁洞。

  此时,由于蛇在男人体内的向前爬行正不断骚动刺激着男人,加上春药的剧烈作用,男人的阴茎充血勃起到不行的状态。医生用手掐了一下,确定硬到可以进行下一步的行动。

  第三步,医生先用针筒插入男人前列腺最前端的微小开口内,吸出尿液,男人伴随着医生拉针管的动作身体痉挛抖动。拔出针管,医生又立即插入针管,从那里向男人体内注入了250CC混合的牛奶,蜂蜜液体。针管退到底,医生添了一下渗到手上的男人体液和牛奶蜂蜜。男人具有职业道德的坚忍着痛苦,紧皱的眉,关节泛白的手指,褐色肉体上闪亮的汗水,无一不是显示着他承受着异常的痛苦。

  第四步,医生从那细小的地方插入导尿管,大约15CM。在另一头吮吸。粘稠的血液,在管内慢慢上升,最后流入医生的嘴里。被医生温柔的咽下。
  男人感觉一股巨大的抽力将自己抽空,在力量的最高点,男人再也忍不住的惨叫出来。

  「啊!!!!!!!!」

  医生擦擦嘴,男人的痛苦结束。

  「谢谢观赏,下一场秀更精彩!」

  还是我王悍东(刚从昏迷中醒来),我很饿(一直在吐),但为了俺的任务,俺还是看下去:这场秀叫「虎父攻犬子」——中年大叔上他10岁的儿子(亲生的!?)

  开始跟第一场秀差不多……

  @%$#!$%^ ……,(我暂时没吐)……@#$%%^……

  高潮中——

  大叔停止对屁屁的进攻,兴趣重新集中到那跟小小的阴茎上,低头,舔舔,咬掉。咬掉。

  「恩。恩!?噗!!!!!!!!」我又吐了。

  小男孩竟完全感不到痛?(那个东西可是被他老爸用嘴齐根咬掉了,唯一的解释是他被下了春药。)他扭着屁股想追求更刺激的他老爸满足了他:舀了一大勺冰激凌敷在伤口上,慢慢舔完,最后在那个被牙齿挖出来的血洞上插上了13支娇艳的白百合。

  (大家不用理我,让我继续吐:「呕……」)

  最后一场秀:「性的性艺术」——的确是艺术,一个美丽的年轻男人,容貌身材异常秀丽,惨白皮肤的身上镶着鲜红的红宝石,耳垂上,乳头上,肚脐上(一个鸭蛋大的红宝石)。(这些宝石都嵌在耳环乳环上)。

  阴茎部位很有趣,在穿入薄薄的嫩皮后,阴茎被从上到下套入了19个挂红宝石的钢圈。璀璨无比。(一串红葡萄)圈与圈,宝石与宝石之间都用镶碎钻的链子相连,像瀑布一样挂在身上,所有链子的末端最后都汇集在后庭的巨大屁塞上。

  男人被几个大汉抬着用几种不同的姿势(叉开大腿之类),向我展示。
  我无语,只想吐,但现实状况只允许我吐水了「呕……

  过了一会,对面空了,「终于演完了」我长嘘一口气,止住了呕吐。

  准备出门,结果「红宝石男」被大傻们抬进屋,抬到我身上逼着我享用,中井说我是他们第50万名顾客,中了他们的特奖——与「红宝石皇后」做足24小时的爱。

  我假晕……

  一秒后,感到贞操危机以上升到橙色警报,加之突然想起任务一点没做太对不起读者,我决定亮出我的真正身份。

  「行动,GO!」通通不许动,我是警察!

  「用纳米小刀(大概有指甲刀那么大)抵着『红宝石男』的脖子,我一步步走出这个让我涂了半个上午加一整个下午的地方。」

  「王先生,放了『红宝石皇后』。我来当人质!」中井大义凛然。

  我当然没意见,中井对俱乐部的内幕绝对知道不少。

  「看了吐了一天,还是有点收获呀!哈哈……」我仰天大笑,提着中井,搭上TAXI(这个地方会有出租车来?保安措施太差了)。

  一溜烟跑了……

  车上,中井与王悍东对话——

  中井:王先生,知道我为什么自愿当人质吗?」

  王悍东:「知道,你丫想从良。」

  中井:「不,是因为我爱你,我从第一眼看到你就爱上你了,你是我见过最俊美的男子。你是我心中的太阳神阿波罗。」

  王悍东:「哈哈哈,世界上是没有像我一样俊美的男人地!嚯嚯嚯……」
  中井:「您真直爽呀!」

  王悍东:「我说的是实话!!!!!!!!!!!」

  中井:「?」

  王悍东:「因为我是女的呀!!!!!!!!交个朋友吧,我真名叫樱庭时央,虽然中国人叫四个字的名字挺怪的。哎!你怎么晕了?肯定是我太帅了,都怪我老妈干吗把我生的风靡万千男女……哈哈哈哈哈……我好帅呀!!!!!!!」
  中井:「……」(白沫从嘴角渗出)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