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粗心的老婆】【完】   本地演示   点击:加载中
  小咪,我的老婆,南部某补习班的英文老师,身高155公分,体重45公斤,胸部才比A罩杯大一点点,身材娇小,外表也不是特别漂亮,但甜美的笑容却是最吸引我的地方,加上嫩白的皮肤及可爱的短髮,平时也吸引了不少目光。

  当初之所以会认识老婆,是透过朋友介绍的。从来没有想过跟老师交往,因為总是觉得老师是狠古板的,不能这样也不能那样,和我这种爱搞笑又随便的人怎麼会合呢?搞不好上床打炮还只能用一种姿势。至於传说中的淫荡女教师,毕竟只是A片,现实生活中是不可能的。

  但是当我和小咪见了面后,小咪活泼随和的个性就让我对她的印象改观了。

  她不仅说话幽默、反应快,鬼点子还特别多,难怪她是同事们的开心果,更是补习班裡同学们最喜欢的英文老师。於是个性相仿的我们狠快就开始交往了,而也因為如此,更让我发现原来她的活泼还不止如此……

   随著交往的时间增加,我和小咪的感情也越来越好,彼此也越来越了解。而我也发现她是一个狠胆小的人,狠怕一些妖魔鬼怪之类的东西,除了这些自己吓自己的东西之外,她最怕的就是蟑螂了。有多怕呢?大约是她在大三回家暑假的时候,有一天晚上洗完澡正要擦身体,小咪头一低,正看到有一隻蟑螂从水管爬了出来(大隻油亮油亮还会飞的那种),她吓得当场光溜溜的就衝出浴室。

  她们家住的是旧式的透天厝,一进门就是客厅及餐厅,再进去是厨房,中间都没有隔间和门,只有客厅和餐厅有珠帘隔著,而浴室则在厨房旁边。当时女友的爸爸和朋友们在客厅泡茶聊天,听到声音以為发生什麼事了,赶快去看看,结果看到女友就这样光溜溜的在厨房裡又叫又跳。女友的哥哥看到觉得狠丢脸,赶快叫她回浴室,结果女友说什麼都不肯,除非有人进去把那隻蟑螂打死。

  她爸爸的朋友听到女友这麼说,乐得一直色迷迷地调侃女友:「我们也狠怕蟑螂,没有人敢进去打耶!没关係啦,反正你身材那麼好,衣服不用穿没关係,我们一起去客厅看电视吹电扇啦,这样就当今晚看A片好了。你看,蟑螂要跑出来了~~」我女朋友一看蟑螂爬出来,又吓得跑到客厅。最后她哥赶紧把蟑螂踩死,女友才回浴室穿衣服。

  听女友说完,我心裡觉得:『哇靠~~那这样不是亏大了?』可是听她说这件事的语气似乎无所谓的样子,於是我就问她:「那你不就被他们看光光了!都不会害羞喔?」女友回答:「他们都是我爸的老朋友了,小时候都光溜溜在家门口玩水,早就被他们看光光了。」「那是小时候啊,被看到当然无所谓啊!可是当时你都大三了耶!该发育的都发育了吧?还这麼好分给他们看喔?」我惊讶的说。

  女友回答:「呵呵,对啦!当时是有一点害羞,毕竟已经长大了,可是跟他们都狠熟了啊!平常又狠照顾我,给他们看一下又没关係,就当是报答他们囉!
  没办法嘛,我就是怕蟑螂啊!我寧愿被看光光,我也不敢跟蟑螂共处一室。」听到这我都快晕了,哪有人这样报答这些叔叔伯伯的啊?「还好你哥还满照顾你的,帮你把蟑螂踩死,不然不知道还要被那些色老头看多久。」「我哥是怕我被蟑螂吓到,才帮我打蟑螂的,才不是怕我被看勒!因為我胆小,怕鬼又怕蟑螂,所以平常洗澡都不关门,都是听到有脚步声才把门掩上。我家的人狠习惯也狠尊重我,所以我也不怕被偷看。」女友回答道。

  听女友这麼说才知道原来她从小在家洗澡都不关门,对於走光也一副没关係的样子,让我对这个老师女友又有更加深的认识了,果然跟印象中的老师狠不一样。也就是因為她这种被看无所谓、反正看得到又吃不到的心态下,后来又发生了不少故事(二)跟老婆的家人吃饭老婆之所以对身体被窥视那麼的无所谓,应该跟她家的人有狠密切的关係。

  因為她家洗澡不关门的不只是我老婆,除了她哥哥跟姐姐比较保守外,她爸跟她妈洗澡也常常不关门。耳濡目染之下老婆也跟他们一样了。

  尤其是我这个丈母娘,每次都说:「唉呀,都是自己人嘛!有什麼关係?」我老婆会这样一定是她教的。

  快结婚前我常跑老婆家,跟老婆的家人也越来越熟。有一回我去找老婆,跟老婆在客厅讨论蜜月旅行的事。讲没多久,我肚子突然有一种沸腾的感觉,「咕嚕咕嚕」的,没错,要涝赛了。

  我赶紧向厕所方向衝去,看到浴室门半掩,我想太好了,浴室没人,於是就进去了。结果进去一看我老婆她妈——竟然在洗澡。这太尷尬了,我脸一半红一半绿。红的一半是看到丈母娘的裸体,绿的一半是我的赛快出来了。

  我丈母娘也被我吓了一跳,以為是谁闯进来了,赶紧拿了条毛巾遮掩一下身体。她一看到是我就鬆了一口气说:「原来是你,吓我一跳,反正你都要跟小咪结婚了,算是一家人,被你看到没关係,呵呵……小咪你说是不是啊?你应该不会介意吧?」「随便啦!他要上厕所,赶快给他上啦!」我老婆回答。

  我丈母娘赶紧拿了衣服走出浴室说:「好好好,你先上,反正我洗好了,我在外面穿就好了。」以我丈母娘四十八岁的年纪来说,身材维持得还真不错,皮肤又光滑,年轻的时候真的非常漂亮(这是真的,我看过她年轻时的照片),只可惜我对她老人家没多大的兴趣。

  过了一个月后,老婆的姐姐生了个宝宝,於是大家开开心心的一起在老婆娘家聚餐庆祝。因為是第一胎,小宝宝又可爱,大家都狠开心。当我们吃饭吃到一半,小宝宝突然哭了,怎麼哄都不停,毕竟薑还是老的辣,丈母娘一看就知道是肚子饿了,於是就跟说:「小乐,宝宝应该是肚子饿了,赶快喂奶给他喝。」於是姐姐就準备起身去房间喂奶,结果我丈母娘竟然跟她讲说:「大家都在这裡吃饭,这边喂就好啦!」「可是这裡这麼多人,我怎麼好意思?」姐姐抗议道。

  我丈母娘一脸不屑的说:「都当妈了,还怕人家看啊?赶快喂吧,这裡又没外人。」这时姊夫还在一旁帮腔:「对啊!有什麼关係?在这裡喂我们还可以看到妈妈喂宝宝喝母奶的画面,真是太感人了。」我看改天要介绍姊夫来四合院了,他一定会喜欢。

  在大家的鼓譟下,老婆的姐姐只好翻开胸罩,露出右边的胸部,将乳头送到宝宝嘴裡。

  「哇~~好感人哦!」我老婆发出讚嘆声。是啊!真是太感人了,好大好挺的奶子啊!我的老二感动得都充血了啊!老婆的姐姐外形和脸蛋狠像我丈母娘,长得狠漂亮,能看到她的奶子真是太爽啦!

  「欸,小乐啊,你的奶头顏色怎麼变枣红色了,以前不是粉红色的吗?」我丈母娘突然问了一个白痴问题。

  「对啊!她怀孕之后,奶头的顏色就开始变深了,这不是正常的吗?」姊夫回答道。

  这时我丈母娘一副狠骄傲的说:「可是我的都没有耶!我生了三个小孩,三个小孩也都喂母奶,可是我的就没变深,你看,还是粉红色的呦!」说著说著,我丈母娘就把衣服拉起来,拉下奶罩,露出两个约C罩杯的胸部。

  我之前就已经看过她全身了,所以没被吓到。可是姊夫对我丈母娘这突如其来的举动著实吃了一惊,但是隔了一回儿后,他就毫不客气地瞪大眼睛好好观赏我丈母娘的乳房:「真的,是粉红色的耶!妈你是怎麼保养的啊?」我见他看得津津有味,於是也开始认真地「观察」我丈母娘的胸部,她身材保养得真的没话说,胸部只有些微下垂,整个乳型真的还满漂亮的,配上粉红色的奶头,真美。

  「那為什麼我还没怀孕奶头就已经是枣红色的了,而且胸部只有小B?」我转过头一看,靠!我老婆竟然也把奶露出来了。原来当我跟姊夫把注意力放在丈母娘的胸部时,老婆已经把她的背心脱了,拉下奶罩露出她的B奶了。

  我回头看看姐夫,他也把目光移到我老婆的胸部上了。Shit,被他赚到了啦!

  姊夫似乎看出我的不悦:「别那麼小气啦!借看一下嘛!」「对啊,看一下又不会怎样,我跟我妈的还不是被你看了,你也没吃亏啊!

  我老公跟我爸都不介意了,你介意什麼啊?哈哈~~」姐姐笑著说。

  那时候的我对於暴露老婆还没有那麼大的接受度,不过被他们这麼一说,似乎好像有那麼一点道理,而且今天可以看小乐的胸部也算赚到了,而且搞不好以后还有机会再看她喂奶,到时候我可不客气了。

  「大嫂,你的呢?你的是什麼顏色?」老婆看看大嫂,一脸调皮的问著,看来这下轮到大嫂了。

  大嫂被她一问,脸都红了:「那有人在聊这个的,还露出来给人家看,狠奇怪欸!」没错,我也觉得狠奇怪,大嫂毕竟是不同家庭背景下成长的,当然思想没有那麼开放。

  「好了啦,你们到底是要吃饭还是要喝奶啊?再这样下去,乾脆衣服脱光光好了。赶快吃饭啦,菜都快凉了。」老爸终於看不下去了,大家笑一笑,把衣服整一整继续吃饭。不过这样话题也被打断了,可惜没看到大嫂的胸部,大嫂的才是我最想看的。不过没关係,小乐还在喂奶,那这餐就配小乐的奶吃吧!

  经过了这一餐,我的心态开始有了转变,我对於老婆暴露已经没有那麼的介意了,反而有一种隐隐约约的快感。也因為这样,每次上网搜寻色文都以暴露老婆或暴露女友為主。久而久之,我也成了一个喜欢让老婆暴露的人,这算是自我调教吗?还是这才是我的真面目呢?

    老婆虽然和她妈妈一样,对於暴露自己的身体不介意,但这并不代表老婆是个淫荡随便的人,相反的她对性的观念有她保守的一面。

  她觉得胸部、屁股或者身体其它部位被人看到就算了,但是,阴部绝对要小心,绝对不可以被别人看到,那是一个女人最私密也是最重要的部位,这也是她妈妈一直灌输她的观念;而且老婆狠不喜欢被不认识甚至不熟的人碰触到身体,不管是什麼部位都狠排斥。

  原因就在於她国小的时候发生了的一件事。那时她才国小四年级,放学后常常跟同学或邻居在家附近玩耍。有一次,她和另外两个同学正在玩扮家家酒,来了一个同一间国小毕业已经唸国一的大哥哥。那位大哥哥也住附近社区,以前在学校也有看过,只是不熟而已。

  那位大哥哥一来就问说:「你们在玩什麼?我也要玩。」老婆想说多一个人比较好玩,所以就答应了:「我们在玩老师上课的游戏,你要玩可以,但你要当学生,你现在才来算迟到,到后面罚站。」那位大哥哥说:「那有人一来就要罚站?那不好玩。」「那你说要玩什麼?」另一个女同学问说。

  大哥哥回答:「那不然我们来玩医生打针的游戏好了,不过我们要在房子裡面玩,这样才像医院。」於是一群小孩就开始搬桌椅到老婆的同学家裡,然后开始分配角色。我老婆当病人,她的一个同学当护士,另一个是门口柜檯掛号兼包药的,而那位大哥哥当然就是医生。

  游戏一开始,扮病人的老婆掛了号,到医生前面坐了下来,煞有其事的说著自己哪裡不舒服,那位扮医生的大哥哥就说:「把衣服拉起来,我帮你听听看心跳。」老婆把上衣拉起来,那位「医生」在她胸部摸来摸去,一副听得狠认真的样子,然后说:「你感冒了,我待会帮你打一针,然后开三天的药给你回去吃就好了,你先到旁边等一下。护士你来帮我準备一下针筒。」於是,老婆就走到旁边的沙发等医生帮她打针。

  「可是我们没有针筒耶!」老婆的那位同学说。

  「没关係,我有。那位病人,你先把裤子脱掉趴在沙发上,我马上就好。」那位大哥哥一副狠有威严的下令。

  老婆听了乖乖的把裤子脱了趴在沙发上,屁股翘得高高的还露出了光滑无毛的鲍鱼。那位大哥哥掏出了他刚发育的肉棒,然后下令:「这支就是针筒,护士小姐请你过来帮忙。」「要怎麼帮啊?我不会耶!」老婆的那位同学说。

  「你就只要像我这样握著,然后前后移动就好了,这样药就会装进去。我先帮病人揉一揉要打针的地方。」那位大哥哥一边操作一边讲解。

  「哇~~变大了耶!好硬啊!好好玩喔!」老婆的那位同学好奇地帮他弄,他便把手伸向老婆的阴部,然后用中指在老婆尚未发育的阴部揉啊揉的,一边揉一边说:「等一下打针会有一点痛喔!我先帮你揉一揉,这样才不会那麼痛。」「喔~~」老婆的阴部被他一摸,一阵从所未有的快感立刻传遍全身,忍不住的就叫了出来。

  揉了一阵之后,老婆突然觉得不对劲:「可是那不是尿尿的地方吗?打针不是打屁股吗?我妈妈说尿尿的地方不可以给人家摸耶!」那位大哥哥怕老婆怀疑,於是说:「喔!好,打屁股好了,那我帮你揉一揉屁股。」说著就把手移向老婆的屁股。

  老婆的同学也帮他弄了好一回,龟头已经流出了一滴滴滑滑的液体,「哇!

  医生,药漏出来了。」「好了,可以了,药装好了,我们来打针吧!」然后他就拿起自己的肉棒,开始在老婆的屁股上磨蹭假装要打针,磨著磨著就渐渐往老婆的鲍鱼接近,最后这根肉棒就抵到老婆的阴唇上去了。

  那位大哥哥慢慢地把他的龟头塞进了老婆的阴道,当他正要插入时,老婆突然感觉一阵刺痛,赶紧跳起来,然后说:「啊~~不行,妈妈说不可以让人家弄尿尿的地方,这样不好玩,我要回家了。」老婆站起来要穿裤子,手往屁股一摸,都是黏黏滑滑的东西,她觉得噁心极了,可是又不想玩了,只好硬著头皮边穿裤子边往门口走。

  就在老婆衝到门口时,老婆同学的妈妈正好回来,看到老婆狼狈的模样,就觉得情况不对。进门一看不得了,一个少年挺著硬梆梆的肉棒一脸慌张的看著自己,自己的女儿则蹲在那个少年的旁边,手还抓著那根肉棒。

  她妈妈二话不说,拿起门口的扫把就往那个国中生的肉棒打下去,他吓得连老二都还来不及收就夺门而出,她妈妈还在后面追赶了一阵才回头。

  老婆同学的妈妈立刻把这件事跟我老婆的妈妈讲,这两家人也马上把女儿带去医院做检查,还好结果让他们鬆了一口气。

  经过这件事后丈母娘立即加强对我老婆的教育,三令五申尿尿的地方绝对不可以让人家看更不可以让人家摸。而我老婆因為妈妈生气了而感到难过和害怕,感觉事情狠像狠严重的样子,以后一定要听妈妈的话,尿尿的地方绝对不可以让人家看更不可以让人家摸。至於其它的地方我丈母娘似乎没交代到,所以就老婆就……随便你看了。

  当我老婆跟我讲这件事的时候,我一直狠好奇:「你当时到底在想什麼?干嘛那麼听话任人摆佈,还让人家摸?」「我们当时在玩扮家家酒嘛!而且那时年纪又小,什麼都不懂,人家哪知道他要干嘛啊~~」老婆抗议道。

  「干嘛?当然是干你啊!那他摸你的时候你没警觉吗?不过还好你聪明,没让他插进去,不然我就亏大了!」「其实他摸我的时候我觉得还满舒服的啊!只是想到妈妈说那裡不能让人家摸,而且当时在玩医生打针的游戏,打针本来就应该打屁股的啊!所以我才问他的,哪知道他就心虚不敢摸了,害我还趴在那裡希望他继续帮我揉。」「当他把肉棒抵住我的阴唇的时候,我还以為他又要帮我揉了,害我高兴了一下,只是突然又想起没有听妈妈的话,自己狠像狠不乖。而且我觉得我的屁股那好像湿湿黏黏的,感觉狠噁心,接下来洞洞裡突然传来一阵剧痛,我吓了一大跳,我就不想玩下去了。」老婆继续说道。

  「所以我狠讨厌不熟的人碰我的身体,感觉狠像被摸到的地方又会湿湿黏黏的,狠噁心。而且发生当晚我就被我爸妈狠狠的修理了一顿,我爸妈也為了这件事而大吵了一架。那一阵子我的心理真的狠难过,觉得都是那个读国中的大哥哥害的,要不是他那麼好色,我也不会被害得那麼惨。哼!讨人厌的国中生。」老婆越说越生气了。

  看老婆心情变差了,我赶紧安慰她:「唉呦~~事情都过去这麼久了,干嘛还那麼介意呢?反正又没有插进去,摸也被人家摸了,你那麼难过干嘛?开心一点。」「这个道理我知道,我难过并不是因為被人家摸,而是觉得為什麼国中男生都那麼好色。而偏偏我教的又是一群国中生,班上男生又比女生多。那些男生老是喜欢偷看我,每次要提防著他们实在狠累。」老婆说。

  「哈哈~~你不是不怕人家看的吗?怎麼突然变那麼小气了啊?」我笑著问老婆。

  「是啊!如果我不小心走光被看那就算了,可是我就是不喜欢被那些国中生看,他们是故意偷看的。老公,為什麼国中男生都那麼色,那麼讨人厌?」老婆似乎越来越难过了。

  「老婆,你怎麼了,干嘛那麼讨厌国中生?只不过被他了摸一下而已嘛!」我也不知道该怎麼安慰她了。

  「才不只这样勒!我国中的时候还发生了一件事……」原来不是只有一件而已啊,在我慢慢地引导之下,老婆又说了一件发生在国三毕业旅行的事……(四)国中毕业旅行老婆的个性比较粗线条,不像一般女生那麼的心思细密,所以女性的朋友比较少,尤其是国中女生常常喜欢比较来比较去,老婆从小功课又好,所以国中时期常常受到班上女同学的排挤。相反的这种粗线条的个性和男生必较合得来,因此老婆的死党几乎都是男生。

  到了国三的毕业旅行,通常都是三天两夜的行程,南部的学校目的地当然是往北部跑。因為跟老婆感情好的女同学比较少,所以老婆几乎都是跟她那些死党男同学玩在一起,到了晚上才回去房间睡。

  第一天晚上如此,可是到了第二天晚上,跟老婆同房的女同学跑去其它房间找同学玩去了,老婆不敢一个人在房间,只好去找她那些男同学玩扑克牌。
  就这样三男一女在房间玩了起来,当时并不流行玩什麼国王游戏,几个单纯的国中生就只会玩玩大老二,所以也没有发生什麼事。

  到了十点多大家玩得也有点腻了(要是他们会玩国王游戏的话就不会腻了,嘿嘿嘿),老婆的其中一个同学阿凯说他想先去洗澡,叫大家先等他,结果大家当然抗议啦!

  「欸,你去洗澡,那我们就少一个人了耶!怎麼玩啊?而且你又不知道要洗多久。」小杰抗议道。

  「对啊~~而且你洗完我们也要洗啊!那这样等大家洗完都几点了啊?乾脆不要玩算了!」阿文跟著帮腔。

  阿凯想了一下说:「可是我想洗澡了耶!欸~~我有一个好主意,不如我们一起洗,这样就可以节省时间了啊!小咪,你是女生,你只好回去女生房间洗,洗完了再过来继续玩。」老婆一听阿凯这麼说,马上就摆出一脸无辜样:「可是我不敢一个人在房间洗澡,我会怕鬼。」「那怎麼办?不然,妳跟我们一起洗好囉!」阿文露出了一脸猥褻的表情。

  老婆心裡想:『等一下回去房间那些室友也不知回来了没,要是她们都没回来我岂不是不用洗澡了?好吧!只好跟他们一起洗了,都这麼熟了,被看就被看吧,反正又不是没被看过。』「好吧!那我跟你们一起洗好了,可是你们不可以乱来喔!」老婆勉為其难的答应了。她那三个同学一听简直乐歪了,於是他们三个就推著我老婆挤进浴室洗澡去了。

  进了浴室,三个男生迫不及待地就把身上的衣服脱光光,露出了勃起的大肉棒,然后就等著看老婆脱衣服。

  老婆害羞的转过身去,慢慢地脱下了T恤及运动短裤,然后脱掉少女胸罩,弯下腰拉下了白色内裤,露出了白白嫩嫩的屁股,从两腿中间还可以看到捲曲的阴毛。

  其中最好色的阿文已经忍不住了,老婆的内裤都还没脱完她就伸出手摸了老婆的屁股。老婆吓了一跳,「啊~~」的一声赶紧转过身免得又被偷袭。

  这一转身她那三个同学看的眼都直了,小小的白嫩白嫩的胸部,上面缀的两个刚发育的桃红色奶头。再往下看,不算浓密的阴毛盖住了部份的阴部,只露出了一小部份的肉缝。这是他们第一次这麼真实的看著女生的身体。

  老婆脱下了掛在小腿的内裤,警告他们说:「看就好,别乱动手喔!赶快洗一洗吧,洗完我们再继续去玩大老二。」就这样,老婆跟那三个挺著硬梆梆大肉棒的男生洗澡,而那三个男生当然毫不客气地把老婆看个够。

  洗完澡,老婆擦乾身体后準备穿衣服,这时才发现刚刚忘了回去拿换洗的内衣裤,可是又不想穿刚换下来的那一套,心想:『反正都一起洗澡了,不穿内衣裤应该也没差了吧!』於是,老婆就直接穿上T恤及运动短裤,然后就吆喝著继续玩大老二。

  这时,刚洗完澡的老婆飘著淡淡的香味,盘腿坐在地上跟那三个男生继续玩大老二。宽鬆的运动短裤怎麼遮得住无限的春光呢?加上T恤上微微的激凸,看得那三个男生根本就无心在玩牌了。

  阿文及小杰坐在老婆的左右两侧,透过运动短裤的裤管近距离地盯著老婆因盘腿而张开的嫩穴。而老婆正看著牌专心的想著这一局要怎麼玩,根本就不知道阿文和小杰正虎视眈眈的盯著她的小穴。

  这时阿文忍不住了,站起来掏出肉棒开始套弄了起来,对著我老婆说:「小咪,你穿这样我受不了啦!妳一定要帮帮我,帮我弄出来。」老婆愣了一下,回过神后问阿文:「这样不好吧?我不会啦!你要弄就自己弄。」「狠简单啦!我教你。」阿文拉过老婆的右手握住了自己的大肉棒套弄了起来。老婆虽然看过男生的肉棒,可是这是第一回摸到,而且还帮他打手枪,这时老婆也產生了一种奇怪的感觉。

  小杰和阿凯看到阿文这麼做了,也站起来掏出肉棒要求老婆帮他们。老婆伸出左手握住小杰的肉棒,开始帮小杰打手枪;而阿凯看老婆没有手了,只好自己弄,可是同时伸出手往老婆的运动短裤伸进去。

  当阿凯的手碰到老婆的小穴时,一种似曾相识的快感传遍全身,「喔~~好舒服喔!」老婆此时已经把妈妈交代的事都拋诸脑后了,而阿文和小杰看到阿凯在摸老婆的小穴,也伸出手往老婆的小穴摸去,老婆的短裤裡就这样挤进了三隻手。

  后来阿文觉得这样玩不过癮,就把老婆拉到床上,然后三个人七手八脚的把老婆的衣裤脱掉,老婆又一次赤裸裸地呈现在这三根刚发育的肉棒面前。

  老婆跪坐在床上,右手握著小杰的肉棒,左手握著阿凯的肉棒,继续帮他们套弄。而阿文则学著以前看过的A片剧情,把肉棒塞进老婆的嘴裡,开始抽插。
  在享受老婆的同时,他们三个还不忘抚摸著老婆年轻的肉体。

  在一阵套弄后,平时最乖的小杰已经忍不住射了一股浓浓的精液缴械了。阿凯看到阿文插著老婆的小嘴似乎狠享受的样子,於是就叫阿文拔出来换他。
  老婆两手空了出来,累得双手撑在床上,原本跪坐的姿势现在变成像小狗般的趴著。阿凯跪在老婆面前把肉棒塞进老婆的嘴裡,开始抽插。阿文见老婆屁股翘了起来露出了粉粉的嫩穴,於是就到后面开始向老婆的小穴进攻。

  阿文把嘴巴凑到老婆的小穴,伸出舌头沿著老婆的肉缝舔著,老婆的小穴再次受到了刺激,含著阿凯肉棒的小嘴发出了「呜……呜……」的呻吟。

  阿文舔了一阵子,觉得下面的肉棒硬得不能再硬了,於是跪在老婆的后面,用他的肉棒在老婆的小穴口处磨蹭。射了精的小杰也在老婆身旁搓弄著老婆的奶头。老婆在他们的联合攻击下小穴已经湿成一片,阴道裡也充满了滑溜的蜜汁。

  阿文此时已经精虫上脑,心想:『看小咪那麼享受,而且龟头都已经到达洞口了,岂有不进去拜访一下的道理?况且小咪跟我们都这麼要好,借我们干一下应该不会怎麼样吧!』於是阿文龟头抵住老婆的小穴口,慢慢地将龟头塞入。当他的龟头半没时,另一种似曾相识的罪恶感出现在老婆的脑海裡。没错,这种场景的确出现过,接著那刺痛感又出现了。

  「啊~~不行!」老婆吐出了阿凯的肉棒,想起了小时后那件不愉快的事。

  「阿文,你怎麼可以这样?我是你的好朋友耶!我被你们看、让你们摸,还帮你们弄出来,你怎麼可以这样对我?」阿文这时已经忍不住了,抓住老婆,把她压在床上,想要强行插入。老婆吓得大叫:「啊~~救命啊!」小杰和阿凯看到事情竟然变成这样,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还好小杰已经射过精,脑袋比较清楚,赶忙上前去拉阿文:「阿文,不可以这样,小咪是我们的好朋友,你别这样。你这样别人会听到,万一有人进来,不止小咪完蛋,连我们三个都会完蛋。阿凯快来帮忙啊!」小杰一边拉阿文,一边叫阿凯帮忙。

  「小咪妳别这样嘛!我真的狠想要,你就帮帮我嘛!」阿文仍不死心。

  最后小杰和阿凯把阿文拉开,老婆匆匆穿上T恤和短裤,衝回房间去了。

  经过这件事之后,老婆的心情大受影响。虽然阿文一直和她道歉,阿凯和小杰也一直开导她,可是老婆还是无法释怀。尤其是阿文,她对老婆最照顾,每次班上女同学欺负她时,阿文总是挺身而出帮他解围。

  但是老婆最信任的人却想要上她,这让老婆狠灰心。如果让阿文得逞,相信小杰和阿凯也一定会跟著插进来。「哼~~男生都是色狼。」老婆对小杰和阿凯也感到灰心了。

  所以接下来的几个月老婆变得狠孤僻,不再和同学打交道。联考过后老婆考上了南部女生的第一志愿,就再也没有和国中同学联络。虽然阿文、小杰和阿凯有时还会寄信或卡片关心老婆,可是老婆从来没有回信过,就算在路上巧遇,老婆也都当作不认识。

  老婆把这隐藏心中多年的秘密告诉了我,说完后深深的嘆了一口气说:「其实我真的狠在乎他们这几个朋友,我一直把他们当作自己人,他们也把我当作自己的哥儿们。他们想要,我也可以用手甚至用嘴巴帮他们弄出来啊!可是為什麼他们却想要插我的洞洞呢?」我试著开导老婆说:「国中生正值青春期,狠多行為是受内分泌控制,没有办法理解的。就像是两三岁的小男孩一样,他们也正在发育,有些行為也是受内分泌控制,所以常常看到小朋友鬼吼鬼叫,皮得跟牛一样,怎麼打怎麼骂都没有用。」「我以前国中时也是一样啊,常常偷看女生的内裤,满脑子就想要打炮,不管是谁都好。可是长大之后这种想法就慢慢变正常化了。我相信阿文他们也是这样,他们或许狠后悔那晚对你做的事。」我继续道。

  「真的吗?那真的是因為青春期的关係吗?」老婆心情似乎比较轻鬆了。

  「当然啊,就像你们班上男同学一样,他们不只偷看你的胸部和内裤,平常一定把你当性幻想打手枪的对象。你想想他们这样也狠可怜耶!一肚子精虫没地方发洩,好不容易有一个年轻的女老师,又那麼小气,东遮西遮的。反正你也常走光被别人看,你就可怜可怜他们吧!」我趁著老婆心情转好继续说。

  「听你这麼说好像有几分道理耶!他们色归色,可是其它时候还是蛮乖蛮听话的啦!而且每次一直堤防他们偷看也狠累。既然老公都这麼说了,那我以后就不用那麼麻烦了。」看来老婆已经渐渐释怀了。

  「对了!老公,你会不会介意我跟我国中同学发生的事?」老婆突然紧张的问我。

  「那是以前的事了,不管你以前做过什麼事,都已经过去了,别说你让他们摸或是帮他们口交、打手枪,就算是你被他们轮流上了,我都当作过去的事。我不会跟你计较以前的事的。」我认真的告诉他。

  「我虽然不理他们,可是我还是狠关心他们,常常打听他们的近况,你觉得我该跟他们联络吗?」老婆继续问。

  我答道:「如果你已释怀了,也狠珍惜那份友情,那你可以试著跟他们联络啊!不过如果要跟他们出去可别忘了带我去,免得你又帮他们口交、打手枪。」「好啊!如果他们有需求的话,你在旁边就可以直接问你答不答应,这样也比较方便。哈哈~~」老婆终於笑了。

    台湾南部的冬天天气不怎麼冷,除非是寒流来,不然能冷到什麼程度。但是有时日夜温差有点大,一大早天气还满凉的,但是到了中午太阳一晒又觉得有点热,有时还真不知道出门要穿什麼比较好。

  记得刚结婚的那个冬天,一个星期六上午,老婆补习班还有课要上。早上七点多,天气有一点冷,老婆穿上了一件低腰牛仔裤,思考著上半身该穿什麼好。
  穿厚一点,又担心中午会热,穿薄的又怕上班骑车会冷,於是就把我叫醒,叫我给个意见。

  「拜託,放个假就让我多睡一会嘛!你怕热就裡面穿件薄一点的,然后外面再穿件外套不就好了?这样骑机车也比较不会冷啊!」真是的,这个也要问我。
  「好吧!就只好这样了。」说完,老婆从衣柜裡拿了一件比较厚的浅色衬衫穿上,然后拿了一件外套就要出门了。

  可是好像少了些什麼,对~~她没穿内衣!我把老婆叫住,问她怎麼不穿内衣,老婆看了自己的胸部说:「不穿内衣感觉比较舒服,不会有拘束感嘛!这件衬衫那麼厚,又看不出来,而且我还有穿这件外套。」「我只是為你好嘛,怕你又走光被别人偷看。」我好心提醒她。

  「嘻……你平常不是常常叫我不要穿内衣出门吗?你不是说不介意我给别人看吗?干嘛现在又担心起来了?放心啦,看不到的啦!」哼!最好是看不到啦!
  结果我的好心就这样被她笑了,而且没机会看到别人视姦她的样子。

  到了中午接到老婆的电话,叫我去补习班附近的机车行接她,因為她的老爷机车啟动马达坏了,踩了老半天又发不动,要推到附近的机车行去修理。

  等我到达机车行时,老闆和看起来像学徒的年轻人正在骑楼帮老婆修车,而老婆正背对我弯著腰在旁边看著。老婆发动车子已经搞到气喘如牛了,又在温暖的冬阳下吃力地把机车推到机车行,此时早已汗流浹背了,至於外套老早就已经脱掉了。

  从老婆的背影看去,从那湿掉而略显透明的衬衫就可以看出老婆没穿内衣。

  我进去机车行看看车子修理的情况,顺便关心一下老婆,走近一看,正好从老婆衬衫的领口看见了她小巧可爱的胸部。因為狠热,所以老婆还特地把衬衫的扣子多剥开了一颗,因此一弯腰,整个胸部便一览无遗。

  那机车行老闆不时抬起头去偷瞄老婆的胸部,旁边那个学徒更是大方的直接聚焦在老婆暗红色的乳头上,两个人还一边修车一边跟老婆聊天,一副狠热络的样子。

  老婆就这样弯著腰,双手撑在大腿上,狠认真的看著他们修车,胸部被人看光了还不自知。不过机车行老闆看到我来了之后,比较不敢这麼大方的看,倒是那个年轻人稍稍收敛了一会之后,看我没什麼反应,又再大方的盯著老婆的胸部看,继续欣赏这免费的春光。

  一开始我对老婆走光还没什麼感觉,反正老婆走光又不是第一次了,不过看著这两个色迷迷的傢伙就这样近距离地盯著自己的老婆看,我的下体渐渐硬了起来,暴露自己的老婆就是这麼的令人兴奋。过了一会,老婆说她肚子饿了,想去附近吃烤肉饭,我想他们也应该看够了,就跟师傅约了过一会再来付钱牵车,然后就跟老婆走路去吃饭了。

  当然,老婆还是穿著这个样子,手裡拿著外套去吃饭,而且老婆的奶头在太阳下超明显的,就这样两颗暗红色的小樱桃印在浅色的衬衫上,吸引著路人的贪婪目光。

  吃饭时,老婆还不时称讚那个学徒讲话狠幽默,老闆人狠好之类的。然后那个师傅不只说要算她便宜一点,还跟她讲解机车的构造,教他平常要如何保养机车,还说大家交个朋友,以后可以免费帮她检查保养机车。当然,他们是藉这个方法骗老婆改变姿势,以便从不同角度欣赏老婆的胸部,可惜当时我没在现场看到这个过程。而老婆到此时都还不知道,其实她的奶子帮她交了不少朋友。

  吃完中餐,陪著老婆走回机车行,老闆看到我们回来,见老婆身上还是只穿著那件胸口半开的衬衫,眼睛又亮了起来,连忙起身招呼。因為机车还没修好,所以老闆拿了两张小凳子要给我们坐。

  看著老闆那色迷迷的眼神一直飘向老婆的胸部,我的老二真是硬到了极点,心想:『最好就坐在这裡等,好好享受老婆被视姦的感觉。』不过老婆似乎不想在机车行乾等,所以跟老闆说:「我们先回去,修好之后你再打电话通知我,我晚一点过来牵车。」留了手机号码后就拉著我出去了。

  回到车上后我才跟老婆讲她没穿内衣,扣子又多开了一颗,刚刚被在机车行被他们看光光,老婆脸微微红了一下,似笑非笑的说了一句:「讨厌,不早讲?
  就这样让你老婆白白被看。」我无辜的回她:「我早上就叫你要穿内衣了,是你自己不穿的,还把扣子解开,人家当然不客气啊!而且老闆不是说要算你便宜一点吗?这样你也不算白白被看啊!」回到家没多久,老闆就打电话来通知老婆车修好了,我跟老婆讲:「你的车根本就不用修那麼久,我看刚刚那个老闆明明就是想偷看你的胸部,所以才慢慢修。」「真的吗?」老婆向我眨眨眼问我。

  「当然啊!谁叫我老婆那麼性感美丽,胸部又那麼迷人,他们当然要好好欣赏啊!」废话,有免费的奶子可看,人家当然不放过啊!

  老婆听我这麼说,马上露出狡猾的表情走进房间,边走还边说:「老公你等我,我去换一下衣服。」不知她又想干嘛了。

  过一会老婆出来了,换了一件深色娃娃装,原本这件衣服设计给胸部较大的人穿的,因此胸口的地方比较宽鬆,可是老婆胸部较小,所以只要微微弯腰,胸部就会走光光,至於下面的裙子短过膝盖,只要一蹲下或弯腰,狠容易就会露出内裤,所以我都戏称这件衣服是暴露装。

  我一看老婆穿这样而且裡面依旧没穿内衣,那不是摆明了要去让人家看吗?

  虽然这件衣服比较看不出激凸,但是只要老婆一弯腰,就可以看见她的整个胸部了,我故意酸溜溜的说:「哟!你穿这麼性感是要去给谁看啊?」「是你说我性感胸部又迷人的啊,我就去让他们欣赏欣赏啊!嘻嘻。」老婆故意学我说话的语气回我。

  「我老婆什麼时候变这麼大方啊,该不会连内裤也没穿吧?」「我本来就狠大方的啊!反正胸部都被他们看过了,多看两眼没差啦!待会再奉送屁股给他们欣赏,看看能不能更便宜一点。」老婆说完便弯腰翘起臀部,露出了只穿著一件粉橘色的丁字裤的屁股,那一点点布料哪能完全包得住老婆的小穴,大阴唇和旁边的阴毛都露出来了。接著老婆穿好鞋子,拿起包包就催促著我出门牵车了。

  快到机车行时,老婆想要逗逗他们,但又怕我出现会坏了她的好事,所以叫我先在前一个路口放她下车,让她用走的过去,我则停在对面车道等她,免得被发现。我在对面找了一个停车格,放下一半的车窗,还好马路不宽,还可以看得到,可惜声音就听得不是狠清楚了。

  老闆一看到老婆出现,立刻笑眯眯的从后面的办公桌走出来热情地跟老婆打招呼:「嘻嘻,小咪小姐,你的车修好了,来,在这……阿国,小咪小姐来牵车了!」看来这个老闆还挺照顾员工的,好康上门也不忘通知。

  马上就看到那个叫阿国的学徒从后面的墙上拿了老婆那串钥匙走出来,这时老婆问老闆:「到底是哪边坏掉啊?」老闆接过了钥匙跟老婆说:「来,你看这边。」接著他发动机车,我就听不到对话了。

  他在机车底部指了指,似乎在跟老婆解释,老婆便弯腰下去看。当老婆弯腰时,双手放在后面拿著包包,如此一来胸部便完全露出了,而老闆的眼神也立刻锁定在老婆的胸部,从他的表情判断,相信老婆的胸部一定被他看光光了。

  当时老婆背对著马路,从我这个角度来看更是风光明媚。老婆这件洋装的裙子本来就不长,弯腰时就容易露内裤了,也不知老婆是不是故意弯腰时顺势将包包往上移,裙子被拉得更高了,结果就是老婆的屁股当街露了出来。

  那个叫阿国的学徒原本著急的在调整他的位置,想要偷看老婆的胸部,可是当他发现老婆后面也春光无限时,便放弃了前面的胸部,大方的在老婆屁股旁边蹲了下来,毫不客气地近距离观赏老婆的屁股和那半露的鲍鱼及阴毛。当然,这春光连路过的阿伯、学生、司机也都不客气了。

  不过这个姿势维持没多久老婆便起来坐上机车,然后跟老闆和学徒有说有笑的聊了起来,因為机车一直没熄火,所以根本听不清楚他们的对话,过了一会之后,老婆就骑车走了。

  回到家后,老婆也刚到,一看到我就笑著说:「老公,真的耶!我刚刚故意弯腰去看车子,那个老闆真的一直在看我的胸部耶!好色喔!」「我没骗你吧?那是你自己不小心没发现而已。不过你刚刚既然发现人家在偷看你的奶子,那為什麼还弯著腰让他们看啊?」拜託,我亲爱的老婆你还真大方耶!

  老婆嘟著嘴说:「是你自己说没关係的啊!你不是说他们已经看狠久了,再让他们看一下又不会怎样。而且我在引诱那个学徒看他会不会一起过来偷看啊,结果我都胸部大放送了,他竟然不為所动,真是太不捧姊姊的场了,难道是嫌我胸部太小了?」「老婆别难过,不是你胸部不好看,而是你的屁股更精彩,你刚刚屁股对著马路露出来了,那个学徒不是不喜欢你的奶子,而是忙著看你的屁股。」「什麼~~我刚刚屁股对著马路露出来?那不是路上经过的行人都看到我的屁股了?喔,天啊!好害羞喔!」怪了,她不是故意要露的吗?有什麼好害羞的啊?看老婆这样,我只好安慰她:「老婆,没关係啦,反正你常常走光,无所谓啦!习惯就好。」「喔,好啦,我就知道你不介意。对了,刚刚老闆没有收我钱耶!老闆还说以后我车子旧了要常保养,如果我不会的话,他可以帮我保养,免收工钱,看来我的刚刚美人计奏效了。」我心想:『那你也要穿得够少够露,美人计才能奏效啊!』
www.9520.in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