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了一个白富美,也是无法让我停止      点击:加载中
百年好合,永结同心,天长地久,白头到老,这些词一直是我们在参加别人婚礼的时候说的话,但是,我们经常发现,很多结婚几年以后的夫妻,男人不知不觉的就厌倦了只与一个女人的欢,于是也挤进我们这些潇洒一族,加入了操新逼的队伍。这让我感到,所有这些华丽的祝福,都抵不住新逼的诱惑

  今天,本狼刚上的一个22岁的妞(属马)给我打电话,说,几天没有到我,突然感到特别的寂寞,特别想我,她是个思想很洒脱的女孩,她说,就算是和本狼没有结局,但是希望给年轻留下美好的回忆,当时,本狼听到这句话感动的竟然有给她一个未来的想法。

  针对这个妞要多久的问题,我思考了很久,本狼知道,这个妞操着舒服,身高和身材以及容貌都不错,我也很喜欢,但是,我已沉沦,对美女早已视觉疲劳,我不能轻易的就把自己的未来交给一个才操了几次的女人,想到这里,我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到底有没有一种逼,可以操的天长地久?

  我回想起很多我曾经想和她们天长地久的女人,这些女人,我在上了以后,感到很舒服,和这些女人在一起,心灵是安静的,我特别的想让这种安静成为永恒。但是,现实的残酷,让我不知不觉的在完全熟悉一个女人的身体以后,抵不住新妞的诱惑,在新妞身体的诱惑拉力以及身边女人的唠叨推力作用下,我又移情别恋,我一直在阶段性的换女人,而越换就越感到不满足,而被你换掉的女人因为伤心或者等待太久,跟了别人,我已经无法再回头了,于是我只有继续前进,重复着先前所有的人生轨迹。

  那么,到底什么样的女人可以操的天长地久?本狼陷入了沉思,白富美、白乖美、白灵美、黑智美、黑灵美等等女人一个个的现在我脑海里,第一个我想到的就是小芳,一个白富美,虽然我特别想拥有,但,仅仅操了4年,本狼就放弃了。所以,有时看网络上的新闻,说到某某白富美,很多网友都很渴望这样的女友,本狼笑了,你经历了,你自己就懂了。

  白富美是这几年的一个说法,意思是说一个女人,又白,又有钱,又漂亮,这样的女人,是很多男人梦想的最佳女人,其实,本狼遇到过白富美,上了以后感到也不错,但是,我认为,白富美,最多也就能操4年。

  最初遇到小芳,当时本狼当H省驻外办事处主任,乐观的性格让本狼对生活充满了希望,所以,又帅,又有点牛,小芳是某国有大型银行**市分行行长的女儿,全家四朵金花,全部在银行工作,与小芳的相识,是在一次同学聚会上,小芳的出现,让我首次上了白富美。

  那次聚会是本狼惠州的一个大学孙胖子同学发起的,这个同学比较活跃,毕业后直接拉了一些资金开始创业,主要是制作银行的安保系统,所以他快速致富,变成了我们大学同学里的有钱人,当然,他为了显示他的成功,到了哪个城市,都要组织当地的大学同学聚会,聚会的开销是AA制,而我们这些奋斗中的人,自然为了向成功人士学习,同时有意结交这个有钱的同学,于是,他组织聚会,我们一个城市的6个大学同学全部到位,有些同学,带了女友,当时本狼落单,独自赴宴,而这次赴宴,就让我首次和白富美的生活有了交集,从而引出一段4年的艰辛恋情。

  记得当时孙胖子在我们所在的城市住了一个五星级宾馆,他安排的聚会地点就在他宾馆旁边的富豪大酒店,那个大酒店因为不是我的定点酒店,没进去过,但知道那里的消费,进去一次,没有个几千别想出来,这次,孙胖子电话里说:“老张,晚上7点,富豪大酒店,不见不散。”我当时笑着说:“那个酒店很高档,我一直都没机会去,这次去破处去了,感谢胖子啊!”,我和胖子都哈哈大笑。

  于是下午6点10分,我开车直接去了富豪大酒店,到了富豪大酒店,大酒店外面的礼仪拉开了车门,我下了车,直奔大酒店的2楼包房百合,这个酒店所有的包房都是用花的名字命名,我有些新奇的走了进去。

  走进包房,房间很大,房间分为几部分,外面的部分,是送菜间,也就是包房进门以后,旁边左侧隔出了一个小房间,房间和外面有一个窗口,这个包房所有的菜都是从这个窗口送进房间,然后房间内的服务员再给客人送上桌,客人用餐的时候,这个包房的服务员就在这个小空间里等候传菜员送菜以及随时响应客人的呼唤。

  里面的餐桌可以坐10人左右,金碧辉煌,每个座位上的高脚杯里都有放在前胸或者放在桌子上的白色餐巾,正对门口的高脚杯上,餐巾在杯子里做成了一个高高的皇冠,我知道,那是主位的位置,也就是用餐客人中,最尊贵的客人在那里就座。房间里面有休息的沙发,茶几,桌子另外一侧有卡拉OK,在进门的右手边,还有一个洗手间。

  几个同学早就到了,孙胖子坐在主位的旁边,同学们见了面,都站起来寒暄了几句,然后就座,因为我性格随和,所以就坐在上菜的位置旁边,这个位置一般是级别最低的人坐的位置,而我这样一座,我也因谦让而更自信。

  我看到孙胖子没有坐主位,我对孙胖子说:“你怎么还不坐主位?同学里就你混的好,你赶紧去主位坐,以后同学们的发达搞不好都依靠你了呢!”,孙胖子说,主位已经安排人了,今天,我也请了一个老客户的女儿,这个女孩喜欢热闹,过去负责对我项目的程序测试,很熟了,听说我们今晚同学聚会,她也想来参加,所以主位肯定给她留着,银行行长的女儿啊,大家认识认识也没坏处,所以我就答应了,不过那个银行我们单子已经做完了,款都结清了,以后也没啥项目了,大家都随意点没事!再说了,人家可是一个美女啊!老张,我们都不行了,都被套牢了,你要加油啊,今晚同学里面的单身就你自己,你好好把握。

  我一听是一个美女,心里一喜;同时听到是行长的女儿,心里一忧。喜的是,有美女可以认识,忧的是她的背景深厚,估计不好沾,尤其银行行长的女儿,不知道是什么品质,所以我心里很憧憬,但是在同学面前,还是要装下正经人,于是我说:“行长的女儿好啊,要是市长的女儿,我肯定把你们都清了,我单独请了,哈哈。”一个女同学直接一个瓜子扔到我头上,说,毕业这么多年,还是这个死样子,一点都没改,大家都笑了。

  一会,孙胖子接到了电话,赶紧站起来,说,客人来了,他去接一下,这时,我也站了起来,我说,我和你一起去吧?孙胖子说:“老张就这时候最积极了……走吧!”于是我和孙胖子一起到酒楼大门口,这时,我看到一辆黑色的奥迪正在酒店停车场保安的指引下,停进一个车位,孙胖子的眼光一直盯着那个黑色的奥迪,我知道,这个奥迪车里的人可能就是我们要等的人。

  突然,孙胖子胖胖的头被打了一下,随着一声“孙总!”,一个女孩出现在我们的视野里,这个女孩年龄在25岁左右,身高至少165这样子,一身半职业半休闲的套装,紧紧的包裹住她修长的身材,黑色的长发在后面梳起一个马尾,高高的翘起,她的皮肤很白,小嘴因为涂了无色口红,明显看着比较湿润。

  孙胖子的眼光从那个黑色奥迪车那里回过神来,看到了那个女孩,他赶紧说:“小芳,你来了啊?我还以为你坐那个奥迪车来的呢?”,小芳说:“我哪有奥迪车啊?你净瞎说!”孙胖子说:“你上次不也是开的奥迪车吗?”小芳说:“那是我朋友的车,黑色的奥迪车哪是女孩子开的啊?”,本狼听到这里,感到人家男性朋友都开奥迪了,估计这个妞早被人盯上了,于是打消了泡这个妞的想法,而打消了这个想法,我反而心里很平和,主动伸出手说:“你好,小芳,我是张某某,孙胖子的同学!”小芳和我握了握手,于是一起进了酒楼。

  谦让了一番,在我和孙胖子的强烈要求下,小芳坐到了主位,于是,孙胖子要求上菜,当晚的饭菜很丰盛,毕竟是4000多元的标准,菜的品类在久经沙场的孙胖子安排下,还是搭配的很好,而同学聚会有了一个孙胖子的客户,让我们这些同学心里有些不满,但是又不能说出来,于是在敬酒的时候,刻意的开始让孙胖子和小芳多喝点,孙胖子很快就坚持不住了,摇摇晃晃的喝了一杯下场酒,到房间沙发上闭着眼睛休息去了,于是我们都把焦点对准小芳,小芳很快在我和其他几个同学“关心”下,喝了不少,脸都红了,一看就有点不行了。

  这时,又有一个同学小许劝小芳的酒,我一看,人家一个女孩都喝成这样了,不能再喝了,于是我说:“小许,算了算了,人家小芳喝了不少了,这杯就别喝了。”小芳看到我这样说,也赶紧说:“是啊,是啊,张哥都不让喝了,我就不喝了。”小许一看目的没达到,很不满,说,老张,你不让她喝,那就你替她喝,说完直接干了,我一看这个情况,于是我也一饮而尽,就这样,我当晚替小芳挡了不少酒,不知不觉的我和小芳形成了一个战线,和我的同学们一起猜指头拼酒,到了最后,我和小芳都有些醉了。

  酒壮英雄胆,这句话有些道理,本狼因为最开始放弃了泡这个行长女儿的想法,而随着拼酒统一战线的形成,然后一起聊天,打消了隔阂,再加上酒精的麻醉,本狼望着她微红的脸蛋,我竟然想,这个妞要是搂在怀里,应该也不错啊,在这时,我的眼里,她只是个女人,而不是银行行长的女儿。于是我舌头有点硬的说:“小芳,一会我送你!”小芳说:“好,只是不知道你还能不能开车?”我说:“我开不动,我找人开,这总可以吧?”小芳笑着说:“给你这个机会!”本狼听到这句话,知道,一切,都已经拉开了序幕。

  晚宴结束的时候都快11点了,结束的时候,我安排了人把孙胖子送回富豪大酒店旁边的宾馆,然后强打精神,问清了小芳的小区,是一个市政府小区,里面全是市政府的领导干部,我开车开的很慢,送小芳回去,小芳上车以后就软在副驾驶座位上打盹,看来是真有点喝高了,到了她的小区,我问她具体的单元号以后,直接送她到了她单元门口,我下了车,打开副驾驶车门,把小芳扶下了车,本来我以为她自己能走,我就直接开车走了,但是她软在我身上,有点走不动,我抱着这个妞的身体,鼻子里闻到了女人香,下面竟然有些硬了,于是我决定送她上楼,主要是为了多抱这个妞一会,不然以后可能都没机会了,趁着她现在让抱。

  那个单元的门上有密码,我低声问她密码,她说了#4011234#,我输入了密码,电子门自动打开。

  进了电梯,我扶着她,她依然软在我怀里,我在想,一会,我就没机会了,当时特别希望电梯慢点,到了4楼,我扶着她到了401,我按了门铃。

  半天,里面没反应,我又按,还是半天没人理,我问她:“你家里好像没人在啊?”小芳这时迷迷糊糊的从我拿着的她的手包里拿出钥匙,同时说:“这套房子就她一个人住…..”这一瞬间,本狼惊喜万分,就好像突然上天赐予了我一个女人似的,望着她,我甚至想到她被我压在身底下的情景。

  我打开门,这套房子是3室2厅这样子,有140平米左右,客厅比较大,从屋里的装修来看,很精致,我开了灯,直接扶着她走进了卧室,把小芳放在床上。

  这时,小芳感到房间的灯有些刺眼,闭着眼睛撒娇似的说:“关灯,关灯,刺眼…..”,我赶紧把灯关了,利用客厅的灯光,帮助小芳脱下了她的鞋子,把她双脚放到床上,让她更舒服的躺平。

  一个女人在床上躺着,而且是个你没有上过的女人,尤其这个女人还不仅漂亮,身材也很不错,同时,她还是行长的女儿,望着她,我脑子里思考了很多。

  假如她只是个普通家庭的女孩,我肯定仅仅是单纯的占有她的身体,但是这个妞因为有特殊的身份,我甚至想到,假如我将来发展,需要资金,那么占有这个女人,就意味着打开了资金供应链,所以,这个妞,从生活角度,可以上;从事业角度,必须上。

  于是我走到床边,在她耳边轻轻的问她,把衣服脱了睡吧,她没出声,保持不动的姿势作为回答,我那时也不想那么多了,于是我开始把手伸到她的西裤裤腰,我对女性职业套装很熟悉,于是我找到了中间的拉锁,轻轻的拉开了拉锁,我的手能感觉到她里面只穿了一个小内裤,于是我把手从内裤边缘伸了下去,摸到了她的妹妹

  小芳的逼阴唇很小,可以说很平,我用手摸下去,竟然整个阴部很平滑,毛毛也很软,这让我摸着感觉很好,而在我摸到的一瞬间,她的身体扭动了一下,继续睡觉,没有反对,这让我感到,这个妞应该潜意识里面让上,于是决定继续行动。

  我开始用手指慢慢的抚摸她的小逼,用中指反复的伸到小洞里,慢慢的勾动,小芳不是处女,小逼也有点松,因为我整个手指插进去,竟然很顺利,这和我上其他女人时,一个手指插进去时很紧,有明显的区别,我有点感慨,行长的女儿生活也有点乱啊!想到这,我胆子更大了,我能感觉到,随着我的勾动,小芳下面越来越湿润了,而在她湿润的同时,她的呼吸从刚才的睡眠呼吸声慢慢呼吸声慢了下来,我知道,这个妞这时有点醒了,于是我继续抚摸她的小逼,手指沾满了她小逼流出的体,我就顺便往上抚摸下她的阴蒂,她本来呼吸声有点变慢了,这时,她情不自禁的哼了一声,于是我继续抚摸她的阴蒂,摸了一会,她被摸的想用两个腿夹住我的手,我这时知道,该操了。

  我马上脱下裤子,把她裤头往下拉,拉到一半的时候,我把她两个腿往上抬,顺利的把她的内裤从屁股上脱到了大腿,我跪在床上,轻举着她的双腿,她的逼因为内裤已经脱到大腿,直接暴露在我的面前,我把着鸡巴就插了进去,进去以后,开始抽动。

  在我开始运动时,小芳好像彻底醒了,她想挣扎,我把住她的双腿,几浅几深的运动,她在床上一边呻吟,一边说:“不要……”,我心里想,逼都被人操这么松了,还不要个鸟啊?于是我继续抽动,在抽动的时候,顺便把她的内裤从大腿上褪了下来,在褪她内裤的时候,我发现,内裤褪到她脚的时候,她的脚动了一下,伸直,配合着我脱掉了她的内裤,我知道,这个妞开始配合了。

  因为没有了内裤的羁绊,所以我把她的腿分开,压在了她的身上,这样我和她的身体私处完全吻合,我上下动着,黑暗里,我能听到交合发出的肉体撞击声,很愉悦,而这种声音让我能想象我下面小弟抽插着小芳小逼的情景,她也在我抽插变换动作的时候插前几下的时候发出呻吟声,终于,我感到太舒服,要射了,因为她是行长的女儿,我于是直接内射,因为我要让她一次性的臣服,在我内射的时候,她长长的“啊”了一声。

  操完她以后,我突然有点后悔,因为这时我很被动,我在她醉着的情况下操了她,如果她告我强暴,我会很被动,于是我决定必须打破这种被动,我没有走,我直接脱掉了衣服,也脱下她的衣服,在被窝里抱着她入睡。

  这时,她嚷着口渴,我赶紧说,我去给你倒水,我到了她的客厅,找到了一次性纸杯,给她倒了水,喂着她喝完,继续上床搂着她,这时,她把头软到我的怀里,我知道,没事了。

  第二天一早,我醒来,我发现她早就起来了,穿着睡衣,她笑着问我,有牛奶、奶茶、豆浆、咖啡,面包和包子,问我吃什么?我那一瞬间感到,昨晚的努力没有白费,这个妞变成了我的女人。

  就这样,我和小芳持续了4年的恋情,而我由一开始喜欢她的身体,也喜欢她的背景而上她,后来慢慢的喜欢上她做的菜,但是,她因为家庭背景的优越性,始终在我面前很强势,只有在床上的时候,才能让我压在身底下,本狼素来桀骜不驯,一开始还能忍让,但是后来,只要有女人给我打电话,她就在那里发火,有时一些女下属正常的汇报工作,她也阻挠,这让我心里很烦躁,吵架,成了家常便饭,终于,我无法忍受被人完全管制的生活,我和她和平分手。

  在分手的时候,一向强势的她哭了,她说:“张,只要你能留下来,你将来事业上,我家可以帮助你!”,我笑了笑,说:“我开始的时候,也是这样想的,所以我处处忍让你,但是,当我知道,一个人的自由是最宝贵的时候,一切都不重要了!”

  我走出了小芳的房子,桌子上给她留了一张10万元的银行卡,那是她有一次说要去欧洲旅游,我说,费用我出,她很高兴的抱着我,说她好开心,我知道,她不缺钱,但,这是我对她的承诺。
评论加载中..